闷哼着在她体内释放出来; 姐我们再来一次好吗

 圆润丰满,充满着弹性的臀部紧贴男人的下面,随着车子的晃荡,那圆润的臀部跟着摆动,男人变相的摩擦着我的臀部。

 

突然车子又震了一下,男人的身子不由上前碰了我一下。

 

那处不再是碰触我的臀部,而是比较用力的向前撞着!

 文学

 

“啊.......不要......”

 

我本能的惊叫,身子激灵的一颤,下意识的扭腰摆臀,想要摆脱!

 

可是自己的叫声,让很多人看了过来,察觉到这点,我突然间紧绷住了身子,自己在轻轻的颤栗中微微低下了头!

 

这个反应让他已经确定了,我性子比较柔弱,害怕引起众人的关注!这让他手上动作越发放肆了。

 

那男人试探性的用手在我的腰间轻轻的抚摸,那柔软的触感,让他心中一荡!而同时,他那里也缓缓的向前伸着!

 

顿时,我猛的一颤,下意识的伸手去拍打自己腰间的手,而同时,我努力的仰着身子,让自己的下半身向前倒去,换取自己臀部和身后男人的空间!

 

如他所想的那样,我并没有出声寻求帮助!而是默默无声的软弱抵抗!看来不用担心了,他觉得在这里逗弄一个美少妇也让人很刺激!

 

在我臀部逃离后,他双手握我的腰,用力的一拉,顿时,刚刚逃离的臀部再次翘了起来,而且,反而因为对方比较强力的动作,那本就有点短小的裙子就被拉上去,直到大腿根部

在裙子微微撑拉的时候,他的眼睛一亮,小巧的小裤,微微露着臀后的两半弧度,男人心动了,他本来控制着我的腰部的手,缓缓下移,隔着单薄的小裤,摸上了我的柔软!

 

我觉得自己的双腿间,有一阵阵异样的感觉,从我的下腹扩散开来,感觉就像……接受老公的爱抚……

 

我竟然贪恋这种充实的感觉,恍惚间还觉得有些沉醉迷离,心里也极度畅快,忽然下腹部不自主地抽搐了一下,我忍不住发出一声克制的低吟。

 

“我的天吶……”绝对不能那样!发现了男人放肆的侵犯企图后,我用尽力气夹紧修长的双腿。可是,没一会儿,我就发现自己的抵抗毫无意义。

 

他还是不顾一切的侵袭着,探索着。

 

我一抬头,他用猎物般的眼神盯着自己。

 

而这个时候,车身一直在摇摆晃荡,他贴的更紧了,让我连动都不能动,裙内的手已经覆上了圆润滑嫩的肌肤。

 

因为天气的缘故,我穿着的小裤显得很单薄,可是此刻那小巧的小裤配着修长双腿的诱人曲线。

 

男人盯着光滑的肌肤,一把碰了上去,他的手很灵活,只是几下,就使得我浑身酥软,脸红耳热。

 

此刻这个男人控制着自己的身子,车里又这么拥挤,想逃都逃不掉!

 

端庄的小短裙下,丰盈雪白的大腿和臀部正被陌生的大手肆意抚摸着,那种刺激,是我从来没有体验过的。

 

想到汤金陵对自己的好,我强迫自己从混乱中清醒过来,一把抓住了他的手想要阻止他。

 

可是,他并没有停下手里的动作,现在肆意搅动起来。

 

“不要啊……”我呼吸粗重,紧咬下唇,拼命想切断由小腹下传来的异样感觉。

 

因为自尊心作祟无法求救,害怕被人看见自己如此窘迫的模样,我左手放开吊环,企图隔着套装拼力阻止陌生男人的手。

 

“唔……”我口中发出嘶哑的呜咽声,然而,混杂在车上行驶声音纷扰的环境中,声音根本就听不见。

 

整个身子好像血脉喷张,脑中空白一片,急促的喘息声,火热滚烫身体。

 

而我高跟鞋内的脚趾因为用力而扭曲,拼命夹紧双腿的努力完全是徒劳。

 

我无比羞愤,心里又特别害怕被人看到,可被紧紧压制的身体一时又无计可施。

 

他越来越肆无忌惮,干脆直接把他个塞进裙内,还附在我耳边低声说“想要吗?”

 

我也是一个正常的女人,也有正常的生理需求,可是老公不举,结婚两年还是处女,想想就觉得可笑。

 

老公不在家的时候,我也偷偷安慰过,可是自己的手指哪里比得过男人那处?我偷偷买过玩具,可是却不敢带回家。

 

正因为压抑得太久,太饥渴了,所以才会在这个男人提出这个要求的时候产生了一丝犹豫。

 

“刘惠梅,真巧啊,居然能在这里碰见你,你平时也在这里坐公交吗?”

 

一道熟悉的声音在背后响起,我转头一看,是我的顶头上司苏大生。

 

“是啊苏总,平时您不是都开车去上班的吗?”

 

“今天我不想开车,就坐一次公交车!”说完,他颇有深意的瞥了我一眼,把拿在手里的手机装进了口袋里。

 

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他像是窥探了我的秘密一样,我觉得自己刚才真的是疯了,差一点儿就顺从了那个陌生男人。

 

苏大生彻底把我从原始的疯狂中唤醒,我本能地想要推开眼前的男人。可是那个男人另外一只手立刻从口袋里掏出一把匕首抵到我的小肚子上。

 

他看我碰到了熟人,一定是怕我戳穿他!匕首并不算锋利,不过还是搞得我心惊肉跳,我停止了挣扎,一动也不敢动。

 

他没有进入我的身体,就在我那儿蹭了几下,然后便释放在了我的短裤里..

那个陌生男人匆匆忙忙地下车了,车内人们也纷纷下车,苏大生凑到自己面前闲聊。

 

如果他留意到自己,一定会非常奇怪,如此端庄的我脸色异常绯红,没人知道,强装矜持镇定的我,在庄重的标准裙装下,刚才忍受着怎样的色情猥亵和蹂躏。

 

一想到这个我就身上发烫,不由得面红耳赤的,非常难堪。

 

我赶紧从包里摸出纸巾,摸索着自己清理。想到刚才的情景,我就羞得满脸通红,生怕被苏大生发现什么,尴尬极了。

 

我和苏大生一起进了公司,正好我有一份策划案要找苏大生签字,所以就直接去找他了。

>>>> <<<<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土豆:

点击进入: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