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岁老头趴我身上|校花短裙公车h文

 洗最贴身那条的时候,玉嫂就觉得有些不对劲,上面摸起来比平时滑,所以她就仔仔细细观察了番,最后她就得出了一个让她脸红心跳的结论,她怎么也想不到刘旭竟然会用她的内.裤做那种事。

 

 

 

可是,她又不敢说刘旭,所以就只能装作什么事也不知道,并有些不安地清洗着被刘旭玷污过的内.裤。

 

 

 

将衣服都晾出去后,玉嫂就跟刘旭商量晚上睡觉的事。

 

 

 

鉴于洗澡时干的事,玉嫂更加不敢跟刘旭一块睡,就怕刘旭突然对她做那种事。她身子弱,没什么力气,要是刘旭真的兽性大发,估计玉嫂只有承受的份。

 

 

 

所以呢,玉嫂的观点是让刘旭去王艳那边睡,或者刘旭把她的被子拿去睡,她就盖着棉袄过夜。

 

 

 

刘旭最想跟玉嫂一块睡,尤其是意识到玉嫂的身体散发成熟气息后,可他也不想让玉嫂为难,所以聊了片刻,刘旭就同意去王艳那边睡,但要求玉嫂晚上把外头的门栓上。

 

 

 

吃过晚饭,玉嫂就带着刘旭去了王艳家。

 

 

 

得知刘旭的被子被雨淋湿了,王艳这个有些大大咧咧的女人就哈哈大笑个不停,随后就让刘旭睡里屋,她和女儿是睡在外屋。

 

 

 

确定刘旭睡的地方后,玉嫂就想回去,可刘旭真的放不下心,还是先回去陪着玉嫂。聊到快九点,刘旭这才离开,离开的时候还推了推外头的门,确定推不开,他这才去王艳家。

 

 

 

这个点,王艳的女儿早就睡下了。

 

 

 

农村女人没什么事干,也就是带带孩子,干干农活,唠嗑唠嗑,所以晚上一般都会比较早睡,王艳自然也是如此。不过知道刘旭要来过夜,哄女儿睡下后,王艳就坐在客厅里等刘旭,还时不时捂着嘴巴。

 

 

 

看到刘旭走进来,王艳就让刘旭把门栓好。

 

 

 

 文学

栓好门,见王艳穿着一件吊带睡裙,裙摆只能遮住半截大.腿,刘旭就觉得喉咙有些干。

 

 

 

王艳虽然是个农村女人,可她属于那种怎么晒也不会变黑的女人,所以她的腿特别白,尤其是那截没有多余赘肉的大.腿。

 

 

 

而且呢,女人睡觉的时候都是不戴。

 

 

 

王艳一直当刘旭当成弟弟对待,加上以前还一块游过泳之类的,所以压根就不在意,更何况她已经是结了婚的女人,结了婚的女人比起还没有结婚的女人来说会更加得放得开,尤其是语言上。

 

 

 

有件事刘旭记得很清楚,他一直以为女人都是比较害羞的,可有次他去某妇科医院实习,结果就看到好几个已经结了婚的护士在说荤话,还说自己老公怎么样怎么样的,说得他都有些难为情了。

 

 

 

“累了不?”

 

 

 

“还好,”刘旭目光完全被沉甸甸的硕果吸引了。

 

 

 

“那是现在去睡觉还是?”

 

 

 

“还可以干别的吗?”

 

 

 

听到这话,王艳就笑得合不拢嘴,并问道:“你个娃子,还想干啥?”

 

 

 

刘旭多么想说自己是想干她啊,可这种话又不能乱说,至少现在不能说,所以他就道:“王姐想干啥都可以。”

 

 

 

“咱们两个能干啥呢?”说着,王艳就开始认真思考了。

 

 

 

片刻,王艳就问道:“明早你要干什么事不?比如去哪儿之类的。”

 

 

 

“诊所的事还在构思阶段,所以我暂时是个无业游民。”

 

 

 

“我明早休息,那你陪王姐喝些米酒?”

 

 

 

酒后乱性?

 

 

 

“怎么突然想喝酒了?”

 

 

 

爽朗一笑,长得颇有姿色的王艳就道:“我那老不死的在外头打工,他爸妈早就死了,家里就只剩下我们母女俩。加上我又不爱跟大妈大婶们唠嗑,除了干活就是呆在家里看电视,哪有人陪我喝酒呀。这不,你自己送上门了,要是不陪我喝上几杯,你过意得去吗?”

 

 

 

王艳都这么说了,刘旭当然也就不好推辞,而且他总觉得王姐要是喝多了,他就能做那啥子事。

 

 

 

毕竟,王艳已经结了婚,知道做那事的美妙滋味,而她老公又很少回来,绝对很寂寞空虚,正值年少的他正好可以填补王艳的空虚之地。

 

 

 

热了一牙杯的米酒,炒了一盘花生米,又弄了一份炒蛋。

 

 

 

王艳基本上就是和女儿两个人吃饭,所以是用那种可以折叠的小方桌,可以容纳十个人的饭桌早就被她拆下来靠在墙上。

 

 

 

 

给刘旭倒了半杯米酒,王艳就问道:“旭子你酒量怎么样?”

 

 

 

“难道王姐你是想把我灌倒?”

 

 

 

“我不被你灌倒就阿弥陀佛了,”顿了顿,王艳继续道,“这米酒可不是啤酒。啤酒没啥子后劲,你喝到胀肚子吐了就没事了。米酒后劲可大了,入口香甜,像那饮料似的。可喝完酒半个小时左右,后劲一上来,你走啊走的,都会立马倒在地上。”

 

 

 

品了一小口,并往嘴里扔了两颗花生米,王艳道:“你醉了倒是没什么,反正你今晚在王姐这里睡。王姐是担心你会吐,王姐也不想明早起来就要去洗被子晒被子的,那是玉嫂该干的事,可不是我该干的。”

“在村里,就玉嫂和王姐你跟我最亲了,”主动和王艳摸杯并喝了口,刘旭道,“要是我真的吐了,王姐你还真应该帮我洗被子。”

“切,又没有说跟你玩得好就要给你洗,你这娃子分明是想得到我那老不死的一样的待遇。”

“什么样的待遇?”

“洗被子洗衣服还有摘菜做饭之类的,总之你能想到的都是我干的。”

“没有别的待遇了吗?”

见刘旭笑得有些奸诈,王艳就道:“当然有啦,比如一块睡,然后做那事。”

在刘旭面前,王艳向来不知道矜持是什么,这也让刘旭很喜欢和敢什么荤话都敢说的王艳聊天,所以王艳这么说了之后,刘旭就顺水推舟道:“王姐,你跟你那老不死的做的时候,一般是用什么姿势?”

“他在上面,我在下面咯,”说着,王艳就夹了一块炒蛋送到刘旭碗里。

“没有试过别的姿势?”

“农村人哪有什么姿势啊?”

“王姐你忘记咱们小时候看的那个碟了?”

刘旭这么一说,王艳就想起来了。

那年刘旭十五岁,王艳二十五岁。那天有人结婚,他们两个就去凑热闹,后来新郎新娘还有客人都去外头拍照之类的,而刘旭和王艳就在新房里玩。王艳其实也是想去拍照作纪念,可又怕十五岁的刘旭会这里动那里动,一不小心打破东西就不好,所以就一直陪着刘旭。

之后呢,刘旭就去乱按DVD,结果就出现了两个没有穿衣服的男女,男人躺在床上,女人骑在男人身上摇啊摇。

农村的男人对性了解得比较少,但二十五岁的王艳绝对知道是怎么回事,不过当对性一窍不通的刘旭问这是在干什么时,王艳就说男的做错事,女的在惩罚他。

想起那件事,真觉得结婚前还是有很多值得回味的事的王艳就叹了口气后笑出声。

“有用过那姿势不?”

眨着还算明澈的眼睛想了片刻,王艳就道:“还真没用过,不过我有和一个男人用过。”

“谁?”刘旭心里咯噔了下。

“那个男的对我很好,非常的好,所以我就跟他用那姿势了。”

“不是你老公吗?”

“当然不是了。”

“那到底是谁?”

“你怎么这么激动?”

“因为……因为我不希望王姐你是一个很随便的女人。”

“我看上去难道不够随便吗?”

盯着王艳那压着桌子边缘的雪峰,刘旭就摇了摇头。

“我其实是很随便的,”绕到刘旭后面,王艳就搂住刘旭脖子,并将胸都压在了刘旭背部,随后就附到刘旭耳边吹气,轻声道,“我还叫得非常大声,就好像自己要死了一样。”

>>>> <<<<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sfmzjhfcvcd6#163.com(#换@)

点击进入: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