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开始会有点痛腿张开|女女磨镜姿势

 新闻网8日报道包间在七楼,一上楼李浩明便发现了不对劲儿,这层楼的服务员全都是女的。

 

色调也差不多是属于夜店的风格,走廊里面还有霓彩灯闪烁着。

 

来往的女子穿着一个比一个暴露,白色的短袖或者寸衫接近透明,把里面最贴身的内衣毫无保留的显现了出来,五颜六色的跟个万国旗一样。

 

领口开的弧度,几乎把她们胸前的雪白全部都显露了出来,一座座好好隆起的山峰,看的李浩明有点儿应接不暇。

 

有些甚至胸前的整条深沟都露了出来,只用惨淡的布料遮挡住胸前的那颗葡萄。

 

这还远远不止,来往的女服务员还好一下,差不多都穿着包臀裙。

 

但其她女性那一个不得了,短裙或者短裤恨不得短到大腿根部,将两腿间私密处的诱惑毫无保留的显现了出来。

 

踩着高跟鞋吐露着她们双腿的美,白花花的让见到这一幕的男人,几乎都会忍不住上去摸两把。

 

李浩明跟着刘娟行走在其中,就跟去夜店了挑妹子了一样,走廊的空间本便不是多大。

 

走动的时候难免会发生肉体上的触碰,那浓郁的香水味混杂着洗发水的香味,柔软的胸部以及细腻的腰肢,跟李浩明的手臂不停的触碰着。

 

紧致丰满的翘臀,不断在李浩明的身旁划过,他长的本来便算是英俊,所以有些大胆的美女,在路过的时候甚至故意用臀部来触碰他的手掌。

 

李浩明发誓,他活了这么多年,从来没像今天这样压制过他体内的邪火,更要命的是这些美女的质量还高。

 

如果换作是个心性稍微低下的人,说不定早随便拽一个,去厕所或者没人楼梯间,发泄了起来!

 

“不要见怪,这家酒店有着青帮的股份,这些人都是职业的,只要你给的起钱,想怎么样都行。”刘娟似乎早已见怪不怪了,满脸淡定的说道。

 

“难道湛海的警方都不会管吗?这里好歹是酒店,不是那种地方啊!”李浩明疑惑的说着。

 

“青帮的势力很大,警方不一定惹得起,而且这种事情又不是经常发生,今晚之所以会这样,肯定是那个帮派的大佬过来了。”刘娟看了一眼手机,又看了一下一旁的门牌号。

 

“千万不要小看这些女人,她们全部都是青帮的人,之前也有人想过各种方法乱来,不过最后的下场都特别的凄惨。”

 

“你好像很了解?”李浩明眉头微皱的看着她的背影问道。

 

“我妈也是这家酒店的股东,这几年随着我老爹的生意做的有些气色了,她便开始利用资金跟朋友开了几家酒店!”刘娟带着李浩明快速穿过人群。

 

李浩明这才注意到,真如刘娟所说的那样,那些女孩儿真是在等什么人,只是集中在几个包厢的门口,至于走廊的这半边还是非常正常。

 

两人停在一间包厢的门口,刘娟一直在犹豫着到底要不要进去。

 

“来都来了还有啥好怕的?今晚出不了事的放心!”李浩明拍了拍她的肩膀,很是主动的推开了包间的门,一马当先的走在了前面。

 

此时何惜琳已经落座了,在张晓峰的身旁有个空余的作为,明显是给刘娟留着的。

 

可刘娟却拉着李浩明的手,在何惜琳给的身旁坐下,低着脑袋什么话都没说。

 

张晓峰以及他的小弟们,都脸色不善的盯着李浩明,何惜琳正看着手里面的菜单,时不时小声跟刘娟说着什么,包间里面的气氛显得有些压抑。

 

“哥们做个自我介绍,我叫张晓峰,是刘娟的追求者!”张晓峰冷笑着站起身来:“不知道你是什么人?”

 

“我叫李浩民!”李浩明同样站了起来,嘴唇微动的回答道。

 

相比起张晓峰的狂妄,李浩明表现出来的则要平淡许多了。

 

“会喝酒吗?”张晓峰看了一眼刘娟,发现她没有任何反应之后,嘴角处露出一抹得意的笑容:“我这人向来好客,认识新朋友都会小酌两杯!

李浩明没有说话,只是淡淡的抬起了自己的左手,伸出除开中指以外的其他四根手指。

 

“你这是什么意思?”张晓峰有些不解的问道。

 

“无终止喝!”李浩明淡淡的回答道。

 

闻声何惜琳猛地把嘴里的茶水给喷了出来,刘娟也是震惊的抬起头看,傻傻的看着李浩明,其他人也同样被他的话给镇住了。

 

“无终止喝?”张晓峰的嘴唇狠狠抽出了好几下。

 

“我看你是在扯牛皮吧?”有人看不惯了站起来,仰着下巴满不相信的说道。

 

“不信的话你可以来试试,或者你们轮流来试试都行!”李浩明面色并没有任何的变化,仿佛是在说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一样。

 

“那我便带他们来试试。”张晓峰脸上露出一抹得意的笑容。

 

张晓峰之所以会问李浩明会不会喝酒,本身便打着带人以车轮战的方式,把他给灌醉。

 

等到那个时候,再随便找个借口把何惜琳给支开,刘娟今天晚上岂不是要成为他的掌中玩物了?

 

心中想到这里,张晓峰便下意识的看了刘娟一眼,目光在她饱满的胸脯,自己两条露出来的雪白长腿上停留了好几秒钟。

 

脑海中已经想到了今晚的场景,酒店的床上他要如何玩弄刘娟,各种姿势他都要来一遍,那怕是明天走不动路都行。

 

“你是不是脑子出问题了?你一个人能喝的过他们吗?”刘娟噌的一下站了起来,在李浩明的脑门上用力的杵了好几下。

 

何惜琳也暗自摇了摇头,她已经开始怀疑李浩明的智商了,张晓峰这么明显的动力都看不出来?

 

“你要相信我!”李浩明吃痛的揉了揉脑袋。

 

“相信你个头,要是你喝醉了,我把你给带回家去,妈肯定又要说我!”刘娟生气的小脸都开始涨红了。

 

话音落地整个包间都陷入了安静,尤其是张晓峰的脸,难看的像是吃了狗屎一样。

 

 文学

何惜琳愣愣的看着两人,半天才回过神来:“娟娟,他住你家?你们两个都同居了?”

 

“现目前是这样!”刘娟还没意识到气氛的变化。

 

“天啊,胡阿姨这么开放的吗?都给你招上门女婿了吗?还是已经同意你们在一起了?”何惜琳满脸吃惊的问道。

 

张晓峰死死的捏紧拳头,牙齿紧紧的咬在一起,双眼中充满了怨毒,心里面暗自想着:“刘娟你特么就是个婊子,亏你还在学校里面装的那么清纯,老子追你还百般不愿意,原来是个早被人玩儿烂了的贱货。”

 

所以张晓峰更加确定了心里面的想法,他一定要上了刘娟,而且还要找人把她给伦了。

 

“哎呀不是你所想的那样,我……”刘娟一时半会儿也说不清楚。

 

因为她已经看到了何惜琳的眼神:解释,你再继续装啊,解释就是掩饰!

 

“我……我先回去了!”刘娟根本不好多说,拉着李浩明便想离开。

 

“诶诶诶,别急着走啊!”何惜琳连忙拉住刘娟。

 

“她说的没错,别急着走啊,大家都是同学一场,有什么话坐下来慢慢说啊!”

 

“说的没错,都不起外人,再说了我们又不会传出去的。”

 

“你男朋友不是说了可以无终止喝吗?我还没见过这么一号猛人呢,今晚让我长长见识如何?”

 

坐在一旁的几人,彼此之间使了好几个眼神,心领神会的开始拦截刘娟。

 

本来今晚他们吃饭的目地只有一个,帮助张晓峰把刘娟给搞到手,岂能让煮熟的鸭子给飞走了?

 

“留下来吧,我们要是走了,便越发的说不清楚了。”李浩明轻轻的拍了拍她的手背。

 

“还不是都怪你,要知道我才懒得管你,今晚喝死你算了!”刘娟一把甩开他的手,跟着何惜琳重新坐了下来。

 

很快服务员鱼贯而入,可能是因为这一层有青帮的人聚会的原因,所以上菜的这些女服务员,穿着都特别的性感。

 

五颜六色的旗袍下,高叉口已经开到了大腿根部,隐约间还会露出贴身内裤的颜色,朦胧的美最为吸引人的注意,使得忍不住想要去撩起袍裙,把她们下面的风光给看个够。

 

没有任何丝袜的遮挡,踩着高跟鞋的她们,一双双白晃晃的美腿相互交织着,无时无刻不在散发出特殊的魅力。

 

腰间的尺寸很明显是经过裁剪的,将腰肢的纤细体现的淋漓尽致,翘挺的臀部随着她们的走路而左右摇晃着,将旗袍绷到了极致,让看见的男性都想身手去摸一摸。

 

最要命的是这群女服务员,不管是颜值高,而且胸前的饱满更是好的没话说,那一座座高耸的山峰,在胸口露出一大片的雪白肌肤下显得格外吸引目光

胸口中间还开着了一个口子,不光那一道道深沟完全暴露在空气中,连白皙的柔软都有接近三分之一显现了出来,贴身的各色内衣的蕾丝花边,仿佛是为了锦上添花一样,给无穷的诱惑中添加些许的神秘。

 

包括李浩明在内,包间里面所有的男性,在这些女服务员进门的瞬间都保持起来了安静,目不转睛的在她们身上扫视着。

 

有些死死的盯住胸前的突兀,想要透过那条缝隙,说着内衣的轮廓,把整个胸部都给看的透彻。

 

有一两个便死死的盯着她们的翘臀跟美腿,尤其是每走动一步的那一瞬间,他们的眼瞳都会剧烈的收缩,精神高度集中的去看。

 

顺着洁白的美腿,目睹到大腿根部,通过露出来的贴身内裤,看向她们的双腿之间,那最为神圣私密的地带。

 

李浩明们都是二十刚出头的年纪,对于这些普遍便御姐的女服务员,心里面有些一种特殊的追求。

 

突然有一个人为了强行克制住自己心中的悸动,用力的咽下了一口唾沫,所发出的声音之大,被所有人清楚的听见。

 

顿时这些服务员们脸上都露出了一抹笑容,作为女人而言,有人欣赏她们的美,那绝对是值得骄傲的事情。

 

所以她们走路的动静变得更加的大,胸前的柔软一跳一跳的,彰显着它们还有的弹性,随时随地都有可能跳出来的可能性。

 

棋盘的起伏程度也更大了,每走一步都会有超过三分之二的长腿露出来,出来最神秘的双腿之间之外,内裤的全貌几乎都体现了出来。

 

但同为女性的李娟跟何惜琳,却没有李浩明等人的爱美之心了。

 

她们的身材相貌,虽然在同龄人中,绝对有值得骄傲的资本,但两女却不属于那种发育过度的类型。

 

无论是臀部的挺拔,还是胸前的饱满,以及双腿的骨肉匀称,都没办法跟这些成年的御姐相提并论。

 

最终在李浩明等人的目送下,女服务员们才慢慢的离开了包间。

 

张晓峰说了要带人试李浩明的话,那绝对不是空穴来风,直接点了三箱白酒。

 

“兄弟,来我敬你一杯!”张晓峰站起身来,举起酒杯皮笑肉不笑的说着,眼中的怨毒毫无保留的突现了出来。

 

但李浩明却完全没有拿杯子的想法,似笑非笑的双手环抱在胸前看着他。

 

“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不想给我面子?”张晓峰连假笑都已经收起来了,眼底深处的寒意昭然若揭。

 

“峰哥我看你别为难他了,这小子八成是个爱吹牛逼的怂货。”

 

“还说什么无终止喝,我看多半是不喝喝酒。”

 

“峰哥你看在娟姐的面子绕了他呗,这种人咱们之前又不是没见过,软脚虾一个没啥看头。”

 

几人纷纷开始给张晓峰造势,看着李浩明的眼神越发的不屑了起来。

 

刘娟重新坐下来之后,到现在为止都没有说一句话,微微的垂着脑袋,时不时夹一筷子菜吃。

 

何惜琳素手捏着杯中的酒水,饶有兴趣的看着李浩明,她的眼光自然是比张晓峰等人高的。

 

她看待李浩明并没有任何的轻视,而是从他的眼中看到了一股自信,是属于那种胸有成竹的淡定。

 

而且他也想见识下,能够被刘娟所看中的男人究竟会是什么样?

 

“你要是真不会喝酒可以明说,我不会为难你的。”张晓峰故作大度的说着。

 

“不不不,我想你们所有人都误会了,我这人喝酒有个习惯,只有跟女性喝的时候才会用被子,但同为男儿喝酒何必要用杯?来咱们对瓶吹!”李浩明猛地从椅子上站起身来,拿起桌子上一瓶酒直接拧开。

 

这股架势可把所有人的震住了,对瓶吹白酒?这尼玛酒量是得要多好?

 

“吹……吹牛的吧?”

 

“他要是能喝一整瓶白酒,我特么今晚直播倒立拉稀!”

 

“我看啊多半也是虚张声势!”

 

几人小声的嘀咕着,在气势上明显已经输了一头。

 

张晓峰紧紧的盯着李浩明的双眼,想从中看出端倪来。

 

何惜琳轻轻的碰了一下刘娟的手肘:“喂,你一点儿都不担心他吗?”

 

“有什么好担心的?他自己想出风头,喝死他也只能算是活该!”刘娟头也不抬的回答道。

 

可是她紧紧捏住衣角的双手,已经出卖了刘娟内心的真实情感。

 

“我脸上又没花,你盯着我看什么?麻溜的一句话喝不喝?”李浩明扬了扬手里面的酒瓶问道。

 

“你少给我用激将法,这一套对我没用!”张晓峰冷冷的回答道:“你说了我们轮流上,就不信今晚把你喝不倒!”

 

话音落地,张晓峰也放下了手中的被子,从箱子里面拿出了一瓶酒。

 

当老大的都拿了,其他的人肯定是跑不掉的了,纷纷掏出一瓶酒来。

 

“对嘛,男人喝酒嘛那儿来的拖拖拉拉。”李浩明直爽的跟张晓峰碰了一下,仰头咕咚咕咚的,跟喝开水一样把一瓶给喝完了。

 

看的一群人目瞪口呆的,心中有无数个卧槽冒出来。

 

有时候真的要原谅本人没文化,一句卧槽走天下啊!

 

“这酒不错!”李浩明喝完之后,吧唧了好几下嘴巴,把嘴唇上的酒给擦拭了一下:“该你了!”

 

张晓峰下意识的咽了口唾沫,缓缓的低下头看着手中的酒瓶,一时间有些该怎么好

“峰哥我来替你!”

 

“我也来,老子今天就不信了,这么多人还喝不过他一个?”

 

“今晚敞开肚子喝,老子看看你究竟能喝多少?”

 

张晓峰的几个小弟,排成队来到李浩明的跟前,扯开瓶盖便仰头咕咚的喝了起来。

 

可惜了他们太过于高估自己的酒量,一瓶白酒当成白开水喝,显然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

 

还没有喝到半瓶,便有人把就给喷了出来,弓着腰剧烈的咳嗽着。

 

“看来你们酒量也不行啊?”李浩明不屑的脑袋,放下酒瓶子,便想要拉着刘娟走。

 

“等等,老子还没喝呢,你怎么知道不行!”张晓峰实在是难以咽下这口恶气:“刚才我的人排成队加起来应该也算喝了一瓶,你如果想跟我喝的话,必须要再喝一瓶白的。”

 

“是吗?”李浩明眉头微挑的说道。

 

“张晓峰你真是够了,你不可能是他对手的,我劝你不想出丑的话,最好不要胡搅蛮缠!”刘娟终于忍不住了,自己挡在李浩明的跟前。

 

“娟娟你让开,这是我跟他之间的事情,不需要女人来插手!”张晓峰冲着李浩明仰了仰下巴,眼神恶毒的问道:“你如果不敢的话,便马上从包间里面给我滚出去,以后也不能出现在刘娟的眼前!”

 

“区区几瓶酒而已,是不是我今晚喝多少,你也跟着我喝?”李浩明完全没怕,转身又从箱子里面摸出了一瓶。

>>>> <<<<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sfmzjhfcvcd6#163.com(#换@)

点击进入: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