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细节污到下面滴水|至尊家教&老许林诗雨

 林诗雨的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办,遮也不是不遮也不是,急得脸颊绯红。

 

“不好意思啊林老师,这!”老许表面很急,实际上心里简直要乐翻了,赶紧从桌上抽了几张卫生纸,拿着就往林诗雨半透明的胸脯探了过去。

 

当老许手探过去的时候,林诗雨一怔,可眼瞅着老许的手即将要触碰到梦寐以求的胸脯时,他又收回了手,把纸巾塞进了林诗雨手中。

 

“林老师,刚才真是对不住了。”

 

林诗雨接过纸巾擦拭了两下,她也觉得自己有点神经质,不就是无意的触碰,却让她这么紧张。

 

见办公室的气氛有些尴尬,林诗雨急忙借喝水来缓解气氛,但是她不知道的是,刚才随意擦拭了两下,不知不觉将紧绷的衬衫纽扣给崩掉了。

 

这下可彻底把老许眼睛都看直了。

 

本来透过那层近乎半透明的布料,他就已经能几乎猜出林诗雨那完整形状了,现在那布料中间竟然开了条缝,还看到一丝淡淡的粉色……那应该是小衣吧?

 

老许感觉自己快要把持不住了,几乎想立马上去,一把把这件衣服扯开!

 

只是现在还在学校,他还真不敢做什么太出格的事。可是视线移开了,脑子里可还是有那诱人的画面。他忍不住想,把林诗雨的衬衣扯开以后,一定要捂住她的小嘴,最后掀起她的裙子……

 

“咳咳!”林诗雨没有注意到老许的邪念,假意咳了两声环节尴尬,然后恢复正经道:“许叔,其实今天找你来也没什么事,就是想让你回去教育一下文文。”

 

说着,林诗雨从旁边的抽屉里抽出一本薄薄的书,放在老许面前:“我想了很久,您回去还是跟文文说一下,不要让他看这种东西了。”

 

沉迷幻想的老许低头一看,吓得差点跳起来!这薄薄书籍的封面上,竟然印着一个性感的欧美女郎!

 

这不是我找不到的那本吗?竟然被孙子带到学校来,还被老师发现了?

 

老许一激灵,赶紧把书拿起来揣进怀里,小心观察林诗雨的反应。

 

主要老婆过世之后,老许那方面的需求还没有消退,但是跟儿子儿媳住在一起要做什么也不太方便,漫漫长夜也就只能看看这些排解寂寞。

 

林诗雨倒是没什么太多反应,还在仔细叮嘱:“许叔,这小男孩到了这个年纪,对这方面好奇是正常的……但是家长还是得正确引导,不能太早让他们接触这种不健康书籍……”

 

察觉到了老许盯着自己的目光已经变了味道,林诗雨低头一看,这才注意到自己的纽扣不知何时已经崩开,急忙用手遮了一下,羞红着连说:“许叔,真是麻烦你了。”

 

林诗雨嘤嘤说了一声,老许的目光太过火辣,竟然让她的身体开始发烫起来,身体也有了不小的反应。

“不麻烦……林老师,你的纽扣……”

 

老许急忙摇头,不过目光扫过,发现掉在地上的纽扣。

 

林诗雨也是急了,没有多想就弯腰去捡。

 

这一次弯腰比刚才倒水的时候更深了,刚才危险的裙摆直接被掀了起来,露出挺翘丰腴的臀部。

 

这个女人竟然只穿了一条粉色丁字裤!根本什么都没遮住!柔软的臀部被丝袜紧紧裹着,若隐若现的实在非常诱人。

 

林诗雨这个年纪,浑身皮肤白嫩光滑,一看手感就好的很。

 

这下老许是真把持不住了,下身瞬间有了反应。

 

林诗雨丝毫没有察觉自己的臀部和丁字裤已经给老许瞧了个遍,她捡起扣子之后又是一脸苦恼。

 

现在可是在学校,她总不能就这么走出办公室了吧?

 

老许强忍想要扑上去的冲动,赶紧起身:“林老师,要不我出去给你买套针线,你缝一下扣子也好出去……”

 

虽然不舍,但他依旧不敢在学校做出什么出格的事,这种事开始最难,他也不可能这么一次就让林诗雨接受自己,现在帮一下林诗雨,拉拉好感度也是好事。

 

林诗雨果然感动,赶紧点点头:“那就麻烦你了,许叔!”

 

“这有什么?”老许笑了笑,很快把针线带了回来。

 

林诗雨赶紧接过针线,对老许已经彻底没了防备,小声道:“许叔,待会儿我缝衣服的时候你就在门口帮我守着一下行吗?我怕有人过来。”

 

“行啊!”

 

老许当然是非常愿意的,一想到一会儿就要见证女神脱掉衣服的画面,他连连点头,匆忙就走了出去。

 

本想趴在窗户上窥探,但没想到的是,这办公室的房门因为和门框有些错位,压根就没有办法闭合,还留出了一条缝隙。

 

林诗雨还坐在刚才的小沙发上,因为角度原因,老许隐约能看到一丝她两腿之间。她先是试着不脱衣服直接缝,但是弄了好几下都失败了,最后一次还将衣扣错手飞了出去,又弯腰给老许展示了一次丁字裤。

 

最后实在没办法,她小心翼翼地看了眼窗户的方向,这才把衣服给解了。

 

 文学

从老许的角度,他几乎可以完整地看到林诗雨的身子,尤其是那雪白的饱满,还有下身若隐若现的神秘地带……

 

可惜的是她的手艺非常熟练,没几下就针线飞舞地把衣服缝好了。

 

想到老许还在门口,林诗雨赶紧把衣服穿上朝门外走去。

 

她今年才二十三岁,连恋爱都没谈过。不知道为什么,一想到刚才老许那炙热的视线,就觉得自己的身子有些酥麻,双腿也开始发软……

 

正在门口偷看的老许赶紧把那一条缝带上,装作无聊的样子掏出手机按了几下。

 

“麻烦你了,许叔。”林诗雨一脸娇羞,朝老许点了点头。

 

老许下半身反应很大,怕被看出异样,也只能跟着道:“不麻烦!那这样林老师,没什么事我就先回去了,文文的事我会跟他说的。”

 

“嗯,麻烦许叔了。”林诗雨不敢正视老许的双眼,嘤嘤点了点头。

 

老许也不浪费时间,转身正准备离开,却听到林诗雨的一缕惊呼声在身后响了起来。

 

他猛地转过身看去,发现刚刚已经被林诗雨缝好的纽扣,此刻又给崩掉在了地上。

 

上次是一粒,而这次直接崩开了两粒,衬衫的缝隙也敞的更大。

刚才趴在房门缝隙窥探还没有完全发泄的老许再次亢奋了起来,还没有消停的那里又有了不小的反应。

 

不过为了掩饰自己的失态,老许正准备开口,却见林诗雨一脸快要急哭的神色喊道:“许叔,我缝不结实,要不你帮我缝吧。”

 

 这个要求正中老许下怀,他早就想给林诗雨缝纽扣了,但是自己又不好意思说出来。

 

为了欲擒故纵,他朝衣领缝隙瞄了一眼,苦笑说:“林老师,这有点不大合适吧?”

 

林诗雨也是被自己刚才那番话给惊到了,等回过神来,她有些发愣,自己这是怎么了?老许可是自己学生的爷爷,年龄都可以当自己的父亲了,自己怎么可能说出这个请求呢。

 

不过此刻林诗雨也无比着急,现在的她只想赶紧缝好纽扣,别的暂时不愿意想的太多。

 

她捋了捋额前的秀发,点头说:“许叔,你帮帮我吧,就麻烦你这一次了。”

 

老许脸上虽然流露出了无奈,可是心里面却乐开了花,半推半就假装同意了下来。

 

老许勉强压住自己忍不住上扬的嘴角,招呼林诗雨过来坐下,然后小心地伸手抓住林诗雨胸前那块布料。

 

“咱们孤男寡女的,你要脱衣服也不方便,我就这么缝了啊。”

 

老许都这么说了,林诗雨也不好现在才拒绝,更不能说“要不我把衣服脱了”这种话,只能因硬撑着点点头。

 

于是,老许放心大胆地开始动作。

 

他装作看不清的样子,把自己的脑袋凑了过去。这种距离下,他甚至可以看清林诗雨胸脯皮肤上细小的容貌,鼻尖更是萦绕着一股若有若无的女人香。

 

好想揉一揉,也不知道是什么手感……

 

老许身体中的渴望不断呐喊着,手有意无意地碰着林诗雨细嫩的皮肤,但这些触碰都被隐藏在缝衣服的动作中,林诗雨除了害羞并没有太过警觉。

 

缝合的速度很快,老许时不时吃下豆腐,整个过程都非常愉快。

 

不一会儿,老许便将衣服缝好了,他装作观察的样子,把脑袋又凑近了些。

 

可这个时候,因为重心不稳,他一个没坐好,身子朝前倾斜过去,一头扎了进去。

 

一时间,老许的鼻子结结实实贴合在了林诗雨的肌肤上,一股浓烈的处子香味儿也疯狂的涌入了鼻孔,让老许情不自禁狠狠吸了一口。

 

在强烈的冲击之下,老许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激动,在女神的胸脯上亲吻了一下。

 

猛地被老许脑袋压住了胸脯,林诗雨吓了一跳,急忙就将老许朝后推了过去。

 

林诗雨的力气很大,直接就将老许推的朝后仰了过去,见老许快要摔倒的时候,她又匆忙伸手准备将老许扶住。

 

可是林诗雨毕竟是小鸟依人的类型,根本就没有办法稳住老许这个三大五粗的爷儿们,两个人都没有坐稳,双双朝地上摔倒下去。

 

而偏巧不巧,倒地瞬间,老许正好压在了林诗雨的身上,那里也抵在了林诗雨的两腿之间。

 

林诗雨也察觉到了有什么东西贴着自己,让她难受的扭动了一下身子。

 

林诗雨没有经历过男女之事,这么小小的一些接触,就让她心旷神怡,舒服无比。

又羞又舒服的感觉让她控制不住的轻吟一声。

 

老许心中一动,手试探地伸向了林诗雨的下半身,准备进一步动作……

 

可还没等老许做什么,一直安静的校园忽然响起了“叮铃铃”的下课铃声,整个空间都变得嘈杂起来。

 

老许和林诗雨都吓了一跳,老许更是忍不住跳了起来,赶紧道歉:“不好意思啊林老师,我刚才……”

 

没等林诗雨吭声,门外已经传来两个女老师说笑以及高跟鞋噔噔的声音。

 

老许赶紧起身,逃也似地离开了。

 

看着老许地背影,林诗雨松了口气的同时又隐隐有些失望,连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种想法。

 

难道自己是想老许据悉在自己身上趴着?

 

之后接连好几天,老许都没有被再叫去学校,他和林诗雨的交流又恢复到接孩子的时候寒暄两句。

 

每次看着清纯靓丽的林诗雨,心痒难耐的老许都直恨自己那时候怎么就没有大胆一点,直接把办公室大门一锁就把林诗雨办了!

 

老许还悄悄问过孙子许文文,得到的消息是林老师似乎也很回避许文文,也不知道是个什么态度。

 

心痒难耐的老许只能去楼下健身房办了张月卡,打算多看看那些年轻朝气的女孩儿锻炼的模样。

 

老许现在虽然年纪比较大了,但是他早年做过很多卖体力的工作,现在身子骨依然很不错,比大多数年轻小伙子还要壮些。

 

一边做着推举练习,一边观察着整个健身房的女孩。

 

一般常出现在健身房的女人身材都很不错,她们大多数穿着紧身衣服,有些还随着她们运动的姿势一抖一抖,相当诱人。

 

老许看得正兴奋,一个熟悉的身影忽然闯入了他的视线。

 

这高挑的身材,纤细的腰肢,以及完美的S型曲线,不是林诗雨又是谁?

 

林诗雨不像在学校里那样披散着头发,而是高高扎了一个马尾辫,露出了光洁的额头和脆弱的脖颈。

 

当然,最吸睛的还是她胸前的饱满,正随着她的步子一跳一跳,吸引了整个健身房所有的雄性视线。

 

仔细一看,老许一下子发现有些不对劲。

 

林诗雨从瑜伽房出来,一头薄汗,这本来很正常。可是她的神色不是很好看,而且走路的样子一瘸一拐,像是有些痛苦的样子。

 

老许自然没有理由放过这个机会,几步上去搀扶,关心道:“林老师,你这是怎么了?伤哪了?”

 

见老许搀扶着自己,林诗雨脸色瞬间通红了起来。

 

“许叔你怎么在这?我就是刚才练瑜伽扭伤了脚……不太碍事。”林诗雨没有忘记那天的感觉,摆了摆手想让老许放开自己。

 

老许哪会随她的愿?不止没有放开林诗雨,甚至还用手臂箍住了她纤细的腰肢,强势道:“林老师哪里的话,你这走路都瘸了,还是我带你去休息吧。”

 

话说到这份上,林诗雨也不好断然拒绝,只能由着老许把自己带到休息室。有了人搀扶,林诗雨得步子也就没那么小心了,想走得快些,好赶紧让老许放开自己。

 

没想到没走几步,刚刚就扭到的部分忽然传来一阵刺痛。

 

“啊!”

 

老许原本只是揽着她不盈一握的腰肢,为了不让林诗雨起疑,他的手只能安安分分放在那里,不敢到处乱摸。听到林诗雨的惊呼,他也是一惊:“林老师,你怎么了?”

 

“嘶……我的腿,好疼!”剧烈的疼痛让林诗雨倒抽一口凉气,声音都有些颤抖了,哪还顾得上老许的事。

 

老许心里一横,直接半扶半抱的把林诗雨抱到了休息室的长凳上。

 

好不容易折腾坐下,林诗雨还是疼得腰都直不起来,憋着的眼泪都在眼眶里打转,看起来我见犹怜。

 

老许赶紧借机凑上去,小声道:“林老师,你这是抽筋了,我用红花油帮你按摩一下吧?”

 

“嗯,麻烦许叔了。”此刻撕裂的疼痛让林诗雨柳眉紧皱,根本就顾不上别的。

 

老许心花怒放,往手心滴了点红花油,等搓热之后就朝林诗雨修长白皙的大腿探了过去。

因为健身,林诗雨穿着紧身短衣短裤,可以让老许直接触碰到大腿。

 

当手触碰到光滑细腻的肌肤时,老许那里再次复苏了起来。

 

随着不断的抚摸,老许那里逐渐有了感觉。

 

本来还疼痛无比的大腿在老许的轻轻按摩之下舒服了很多,虽然让一个老男人帮自己按摩有些羞愧,但相比疼痛,羞愧还是占领不到上风的。

 

约莫有半个钟头,见林诗雨的脸色已经开始有了血色,老许的手也不安分起来,慢慢朝林诗雨大腿内侧蔓延过去。

 

他装的非常正经,手指有意无意的朝那里触碰。

 

老许的拨撩技术非常不错,简单的触碰几下后,便让林诗雨身子颤抖,很快便沉醉在老许的挑逗之下。

 

听到林诗雨的呼吸开始粗重起来,老许抬头见她脸蛋通红,好像要滴出鲜血一样。

 

这画面让老许再次亢奋起来。

 

老许心花怒放,一边摩擦大腿内侧一边无意间的触碰拨撩,很快便让林诗雨耳根通红。

 

她眨巴着眼睛,楚楚可人看着老许,让她涌出了一股莫名的期待。

 

“林老师,坐着的话你的腿还在受力,要不躺下来吧。”

 

林诗雨的耳朵都要红透了,原本仅剩一丝的戒心也被瓦解得差不多了,她也说不清为什么,身体竟然对老许得触碰隐隐有些期待。

 

“好,那就麻烦许叔了……”

 

林诗雨顺从地躺下,两条大长腿搭在长椅上,臀部从短裤边缘透出一些。

 

以老许的角度,他几乎能看到大半个圆润的臀部……没有底裤的痕迹。

 

难道她又穿了丁字裤?

 

想到上次惊鸿一瞥的画面,老许的呼吸有些粗重,手有意无意地从短裤边缘伸了进去。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sfmzjhfcvcd6#163.com(#换@)

点击进入: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