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把美女日出了白将视频/被灌浆一晚上起不了床/趴着做很深

老白也听说过苏姨家里的事情,自己孩子车祸死了,媳妇也疯了,结果孩子还留了一大笔债务,如今这日子也确实艰难。

“谢谢医生,真的太谢谢你了。”苏姨眼中满含热泪。

“没事没事,快给孩子吃药吧,我那里还有病人,有什么事你来找我。”

李辉看着老白如此仗义之举,心中对老白涌出一丝敬佩。

“老白,没想到你人这么好。”李辉将手够在老白的肩膀上。

文学

老白随意嗯了两声,不留痕迹地将李辉手移开,将药箱整理好。

“苏姨,我们先走了,有事找我李辉,我能帮忙就帮忙。”

老白瞥了李辉一眼,向苏姨打了声招呼就离开了。

林娟一路浑浑噩噩,脑中浮想联翩,也不知怎么就走到了家中。

她站在镜子面前,看着自己的身材,想到老白对自己的抚摸,脸颊再次发红。

下半身的湿热让她站着难受,她值得躺在床上,双手揉捏着自己的两团肉,脑中浮现出老白的身影。

秦术一般出去打牌没有一夜是不可能回来的,最快也要第二天下午,想到这里林娟在家中也就没有了顾忌。

衣服很快尽数褪去,一手揉捏着一团,另一只手挑逗这秘密花园,不停地呻吟着。

“老白,我要~嗯~要~”也不知怎么居然喊出了老白的名字,随着脑中的激烈场景,手指更是迅速起来。

即便是这样并不能直接的解了林娟的欲火,越是挑逗自己,越是感受到身体上的空虚。

一顿操作,林娟双手拿出,看着粘稠的指尖,这才发现床单已经湿了。

林娟脸颊微红,想到自己刚刚浪荡的一面,顿时羞耻,但是心中却越发的渴望。

“要是刚刚李辉不来多好。”林娟发自内心的低语。

这一句话让林娟自己都惊讶了,原来自己有这么渴望,林娟拍了拍自己的脸颊,想让自己清醒些。

其实将被单换去,着么一大块水渍要让秦术看到指不定会怎么想。

虽是洗床单但是脑中的画面却没停,只要想到老白厚实的双手,以及那庞然大物,林娟的身体就忍不住颤抖。

老白回到家中,看着下半身依旧坚挺着,随手打开片子再次来了一发。

看着欲望减退,走到浴室中冲了个早,虽说林娟答应后天过来,但是依照她传统女人的性格来的几率也是很少。

秦术这家伙,家里娇妻不好好把握,一个月就一次,简直了。

要是林娟是我媳妇,我绝对会每日回家好好疼爱,好好供着,自己老婆长这么好看带出去岂不是很有面子。

如今欲望减退,也就不在多想,躺在床上一觉天明。

然这一夜,林娟却未曾入眠,想到那庞然大物,林娟心中越发的燥热,躺在床上难忍一夜。

就在白天林娟双腿夹紧,感受摩擦的时候,秦术从外面回归。

“妈的,打了一晚上牌输了一晚上,真特么手背。”

林娟听到秦术的声音,微微一怔,转头装作睡着的模样。

“一天天就知道在家睡,老子到家了也不来帮老子拖鞋,个糟婆娘,娶你有什么用。”

秦术转头看到那隐隐约约从被窝中露出的双腿,刚好昨夜输钱正想发泄。

“你回来了,我给你做饭吧。”林娟跟秦术在一起多年,看秦术表情也知道他现在心情不好。

看着林娟满脸潮红,刚睡醒朦朦胧胧的模样,秦术一把将林娟按在床上,将她衣服随手撕开,露出自己的老弟。

一手将老弟塞入林娟身体之中,抽动两下。

不到三十秒就结束了,秦术看着自己这么快,看到林娟越发的嫌弃。

“你个婊子,身子也就这样,还没外面女的会伺候,一天天家里活都干不好,最基本伺候人都不会。”

林娟燥热难出,看着秦术大骂第一次觉得他没用。

但听到他说外面的女人,林娟身体微愣,眼角的泪流淌。

“我跟家里断绝关系嫁给你,这些年你都没上班,都是我天天去赚钱养家,你居然还在外面找女人?”

秦术第一次看到林娟回嘴,下手一巴掌,打完才发现自己做的不对。

但林娟的话扎痛了他的自尊心,嘴中根本不可能留情:“你个糟婆娘还敢说这些,老子娶你干啥,你有本事肚子挣点气,要不然至于这样么。”

“原来,我这些年做的,你都不在乎。”林娟微微失神,但想到秦术说的话,自己的肚子确实不争气。

“娶老婆不就是为了下蛋的么,母鸡都会下蛋,你个糟婆娘这么多年了老子白养你,个贱人,滚去做饭去。”

说完秦术一把将林娟从床上拉了下去。

林娟捡起地上的衣服,抹了眼中的泪水,走出门外。

秦术看着林娟的离开,也知道刚刚过了,但是想到林娟对自己这么好,过两天随便哄哄也就无所谓了。

路过镜子,看着镜子里狼狈的自己,左脸被扇的高肿,想到这些年的复出,她越发的觉得委屈。

尤其是那句外面的女人更是让林娟心中多了一根刺,那最后一次感情也在这一巴掌中破灭。

这家中也没什么好留恋的了,林娟微微叹息,摸着自己的肚子。

当她打理好一切,却看到秦术躺在床上呼呼大睡,没有丝毫的歉意。

这让林娟越发的委屈,她准备好衣服走入菜市场。

另一边老白从睡梦中醒来,却听到急促的敲门声。

这门声弄得老白心烦,一开门居然是李辉。

“怎么了这是。”

“孙姨家孩子你快去看看,昨日吃了药一直没退烧,今天早上居然死了!”李辉抓着老白的身体摇了摇。

这话让老白梦中一惊,要知道这可是人命,人家还吃了自己开的药。

“真的假的!”老白大惊:“这事情可不能乱说啊!”

“老白,我骗你干什么,快快去看看,这事情闹大了咱两都吃不了兜着走啊!”李辉身体颤抖着。

“走走走,快走。”老白穿着拖鞋拉着李辉直步到医馆门口。

“庸医害人啊,害人不浅啊,大家来评评理啊,我家孙子吃了药就归西了。”苏姨跪在门口抱着她去世的孙子。

“你孙子去世多久了?”老白刚想蹲下去探查,却被苏姨一掌推开。

“我孙子都去了,你还想破坏尸体不成,你个庸医,难怪昨天说药不用给钱!”

苏姨面目狰狞与往日和善地判若两人,大家在一个镇上处了许久,都知道苏姨的性格,她是绝对不会害人的。

因为这样,老白则被众人议论。

“都说中医是骗人的,妈这下你信了吧,有病我带你去大城市看西医。”人群中某一男子劝导她母亲。

“就是,就是,老白的医术也不过如此,看不出来也正常,看来药不能乱吃。”长舌妇随口说道。

这几句话在人群中宛若诈弹,众人不信任的眼光盯着老白,极端的人居然喊出让他坐牢的话语。

这可把老白吓到了,越是紧张,越是要镇定。

老白用力掐了自己大腿一把,让自己保持冷静,想到刚刚苏姨的举动,心里顿时有些狐疑。

“李辉,这孩子死了多久了?”老白用手扛了几下却发现他没什么动静。

“诶,回神啊!”老白用脚对着李辉鞋子用力一踩,这才让他回神。

“老白啊,我还没娶媳妇呢,我可不想蹲局子,这跟我可没关系啊!”

看着李辉精神混乱,老白叹了口气,对准李辉脚再次一踩。

“我说孩子去世多久了!”

李辉缓过神来,看着老白镇定的模样,情绪舒缓了不少:“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早上六点多就有人来我家喊我,然后就这样了。”

六点多到现在已经过去三个多小时了,按道理来说尸体也快出现尸斑了,可这尸体除了没有血色,脸身体僵硬都看似不寻常。

“不对,这孩子还没死!”老白大喊。

“老白,这孩子我亲手摸过,确实没呼吸了。”李辉眼中满含肯定。

真的是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

“你让我看下,我是医生,我能判断。”老白中肯的语气让周围人有些动容,毕竟老白也治好过不少小病。

“苏姨,你让老白看看,万一没事还可以抢救回来啊!”卖豆腐的阿姨说了句中听的话。

周围不少人开始附和,而苏姨却将孙子牢牢抱在怀中。

警察很快就到了,因为镇上条件缺乏,到城里还要一会,救护车到还要等二十分钟。

一下车,一女子身穿制服,一头利落的短发随风而飘,她的脸不算精致,但是却很英气,而她身边的女子却与她外貌截然相反。

一头栗色的大波浪,前凸后翘的身材将制服完美的勾勒,微微上扬的丹凤眼中满含诱惑,红色的朱唇更是让人泛起心思。

但如今这事发生在老白头上,自然也就没心情欣赏美女。

“这孩子确实没死。”大波浪女子上下一打量,就看了出来:“不过,应该是服用了假死的药物。”

这句话让所有人大为吃惊,要知道这可是诈骗,平日里和善可亲的苏姨怎么可能干这种事情。

“确实如此,孩子等下会有医务人员过来,其他人与此事相关人员跟我们走。”女子飞快地记录着事情发生的经过。

如今出了这事,自己的药店也肯定会被索查,还好平日里不卖假药什么,不然这次可就凉凉了。

如今孩子没事,自己也应该不会有什么大问题。

到时李辉听到这一句话就破口大骂:“亏我还这么照顾你们,你们居然这么害人,我呸!”

“我孙子明明出事了,你们骗人的,这警察跟他们是一伙的!”

“居然敢诽谤警察!这件事情看来没这么简单,你孙子根本没事而且刚发烧结束,这种情况带着他躺在地上到现在,你这奶奶真是狠心。”

说完,大波浪女子不在多余,直接上车,其他人绑好苏姨,而老白与李辉则跟上。

一路无语,很快就到达了派出所。

老白与李辉分开审问,而苏姨则直接被关押稍后盘问。

审问老白的就是那一头大波浪美女。

“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沈清灵,我妈经常在我面前说,若不是您当年背着我妈去医院,也就没有我出生。”

老白微微一愣,忽然回想,确有此事:“你就是沈昌盛的女儿?”

“嗯!是的。”沈清灵向老白眼睛一眨。

“对了,这苏姨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们之前一直在查这案子,他儿子死亡蹊跷,并且并没有尸体,整个事情疑点重重,我们一直关注着,白叔你放心好了。”

“嗯。”既然事情解决了,老白心里也放心了许多。

这时他才发现自己身上穿着居家的服饰还没来得及换最重要的是,他都没有洗漱!如此邋遢在美女面前,简直大损形象。

“你是不是经常腰椎偏下疼痛。”老白看着如此美女,心中动气了歪心思。

“嗯是的,白叔你真厉害,你怎么知道的?”

“我看你坐姿就明白了,你可以到我医馆里推拿几次,三天缓解,一周见效。”老白自信的眼光让沈清灵微微一笑。

“好的白叔,我有时间一定会去的。”

这嘴角嘴角的弧度看的老白心动,这种妖娆的女人一颦一笑都满含媚态,若是个正常男人也把持不住啊。

沈清灵微微起身,走到老白面前转过身去:“白叔你帮我看看,按两下,边上没人放心好了。”

这腰部的曲线,优美的臀线看的老白眼睛直亮,他故作正经,老练地按着脊椎旁的穴位。

因为是在公共场所,老白也不敢过于展现,只得先把她按舒服,这样才能有回头客。

“白叔,你这手法真不错,这一按感觉我腰部疲劳减轻了不少,我长时间锻炼开始方法不正确伤了腰,虽然后天改正但多多少少还是有些酸痛。”

沈清灵臀部微晃,她身影本身就是浑然天成的御姐音,如今舒服了,声音中带着一丝慵懒,更加深了老白的征服欲。

“你没事也可以多按按这几个穴位,目前在这里还不能完全展开只能帮你缓解。”这按摩的手法可是从他父亲那里学的,别的学的半吊子可这个却丝毫不掺水。

“嗯~好的。”

就在最后结束的时候,老白指尖若有若无地擦过了沈清灵的臀部,这让她浑身一颤。

“好了。”老白抬手拍了拍沈清灵的肩。

“嗯,多谢白叔。”沈清灵眼中满含魅惑,但仔细看眼底却没那么好相处,如玫瑰一般妖娆但却带刺。

“还有别的要写的么,我写好得快回去了,医馆要开门。”老白额间出了丝细汗。

似乎因为刚刚无意见的挑逗,沈清灵的眸子让老白参悟不透,明明是二十几岁的姑娘,但却有着说不出的深沉。

“没什么要写的,白叔我让人送你回去。”沈清灵热情地挽住老白的手臂走了出门。

这一举动让老白觉得刚刚的她是错觉,但是刚刚那空气中冰冷的温度提醒着老白这手不能乱动。

同一时间,李辉也从里面走了出来。

“老白,今天这事可把我吓死了,这群家伙害死老子了。”李辉不停地诉苦着。

而这些话却老白却丝毫没放在心上,只是有一下没一下的嗯着。

不该想的女人还是不要想的好,老白总感觉这两个女人不是表面上看起来这么简单,单凭这气质也不是县里能养成的。

当年沈昌盛离开后一去不复返,没有半点联系,用沈清灵的话说,他们还对自己有映像,但为什么不联系呢?

老白想法越来越深入,但随后摇了摇头,若是真是什么大人物,也跟自己没什么关系。

要知道老白只是一个开医馆的哪有那么多事情。

到了目的地,跟李辉一阵寒暄后,两人便分开了。

老白将医馆门打开,今天生意很是清淡,毕竟医馆发生了这种事情,要在平时这时候多多少少也有人来抓药。

小镇就算是没事也可以传出事情来,更别说今天发生了这种事,外面一传一十传百绝对难听了。

干了一辈子中医,也算是有些客人信任,毕竟从祖上开始家中世世代代从医。

虽说不像西医那般能看到身体内部好坏,但是通过察言观色也算是能知道七七八八。

算算日子明天也可以见到林娟了,想到这里老白心中一阵激动。

今天没人生意老白早早将门关上,打算晚上去老张家打牌。

人年龄大了,也就没年轻人那般有冲劲,这么治治打打牌,调戏美女也是不错的选择。

走到老张家,哥几个喝了几杯就开始胡乱吹起牛逼。

因为喝大了,周围人说话也就没了分寸,听说是镇上来了户有钱的人家。

像这种有钱的人家,也与老白沾不到边,想到这里老白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喝完哥几个好好打一盘,今天我可是带足了钱!”老张趁着酒气大喊。

酒劲上来这牌打得也随意,几圈下来输了一百多快,也不算什么大钱,老白跟众人寒暄结束走在街边。

凉风拂过,也清醒了不少,眼前一黑影飞奔而过,老白下意识后退一步险些跌倒。

“你有没有看到那人去哪里了?”沈清灵抓住老白的手臂急促地问道。

老白哪里知道,刚刚自己差点摔倒哪顾得上这些:“我没注意。”

“是你啊,白叔,我是沈清灵。”沈清灵将头盔摘下,扑面迎来一股酒味。

“沈清灵啊,你大晚上怎么在这里?”老白虽然有意识,但是却也记不得什么事情。

“白叔,你喝多了,我送你回去吧。”沈清灵看着远方,看来今天是追不到那家伙了。

“我家就在前面没事没事。”老白从沈清灵手中挣脱开来。

本身就有要事在身,见老白推脱了沈清灵也不再多说:“那白叔你注意安全,我明天来找白叔按摩。”

“嗯,好。”老白看着沈清灵走远,自己晃晃悠悠地走回了家。

因为喝了点酒的缘故,这一觉睡到了下午才起身。

当他醒来,这才想起昨晚的事情,随便冲了个澡吃了点馒头也就回到了店中。

果不其然,下午六点多的样子沈清灵到了。

今天她不似上次穿着制服,雪白的短背心下配着齐臀牛仔,一头大波浪随着她的走动随风摇晃,举手投足见满是妖娆。

小镇上很少有女人敢这么穿,如此绝世美女穿的暴露老白也算是第一次见到。

“白叔,我过来按摩了,舒服了我给你介绍病人,我手里可是有很多客源的。”沈清灵靠在桌边,身躯前倾露出胸口的沟。

“好,你放心,白叔绝对会把你治好的,毕竟你们做警察的也是为我们做贡献。”

老白让沈清灵趴在里面床上,在柜子中找了瓶药油走了进去。

“白叔,上次那案子有着落了,那妇女孩子根本没死,就想用孙子炸死勒索一笔钱财好让他儿子远走高飞。”

沈清灵趴在床上,柔嫩的腰肢下俏丽的丰臀如此曲线勾的老白心痒痒的。

老白装作正经的模样按压这沈清灵的腰椎,手不停地向下推拿。

“嗯~舒服,白叔你这手法可以啊。”沈清灵享受着,声音中带着一丝慵懒。

“这可是我家祖传的手法,自然不错。”老白不禁嘚瑟。

沈清灵基本没干过什么体力活,这皮肤吹弹可破,老白的双手缓缓向下退去。

越是舒服沈清灵哼声就越大,越发的享受。

老白的手慢慢靠近臀部,点着八髎穴。

“这里有点疼。”

“这里不舒服,说明你妇科不好,要多多推拿才行。”老白一只手按着,另外一只手划到臀部下方:“这两个穴位要一起揉按才有效果。”

“嗯~”沈清灵脸颊微红,虽然自己看似媚态天成,但从未经历人事,上次虽然感觉到老白要占自己便宜,但却没多想。

这次过来纯属是因为想试试看到底能不能缓解,如今按得舒服但总感觉有些奇怪,下半身痒痒的。

老白手一推拿,也就知道这沈清灵还是个处儿,这越发的激起了他的欲望。

但想到沈清灵后台似乎没那么简单,这手也就注意起了分寸,但却起了玩弄的心思。

沈清灵不清楚,但老白自然知道这女人身体上最敏感的几个部位。

老白看似推拿,但却手却一直挑逗着沈清灵。

很快沈清灵便按耐不住,腰部微微扭动,就连哼出的声音也微微打颤。

“白叔,还要多久才好?”沈清灵面颊微红,没精力过但也科普过这方面知识,明显身体是动情了。

想到这里沈清灵越发的觉得羞耻,白叔好心好意地推拿,自己却发情了,而且是面对比自己大这么多的男人。

“快好了,你感觉怎么样?”老白手再次挑逗,刁钻的按摩着。

“啊~很,很舒服。”沈清灵忍不住大叫。

“那我给你多按一会。”看着躺在床上难忍的沈清灵,心中越发难忍。

>>>> <<<<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sfmzjhfcvcd6#163.com(#换@)

点击进入: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