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文 肉/女朋友的闺蜜说她被滋润到的/分手那一炮打得我好痛

刘琳见老周许久不出来,略微有一些着急,害怕他会晕倒在厕所,一脸担忧,站在门口隔着浴室的大门,提声询问。

“我没事儿,刚才洗了一把脸,现在已经好多了,马上就出去。”

老周思绪被旁人打断,慌慌张张将内裤揣到自己的兜里,再抹了一把脸上的水珠,假装刚刚洗完脸的样子,走出了门。

“床已经给你修好了,以后要是再有问题,你不用客气直接跟我说就好。”

“周伯真是太谢谢你了,要不是因为我,你也不用这一大早,还来给我修这种东西。”

文学

“嗨,这有什么的,咱们原先本来就是邻居,再说了你叫我一声周伯,我对你多几分照顾也是应该的。以后你也不用跟我客气,有什么需要的你直接去旁边找我就行,我一定会满足你的。”

“谢谢周伯!”刘琳一脸感激送老周离开,看了一下时间,想起自己今天还要去南京的公司报道,慌忙开始收拾。

大约过了一个小时的时间,刘琳穿着白色衬衫裙,扎上腰带,画上精致的妆,站在镜子前,自我欣赏一番,这才满意的背着背包,下了楼。

“周伯我先去上班了,会晚一点回来的,你不用担心我。”

“南京晚上有点乱,你最好早些回来,别让我太过担心。”老周抬头看着貌美的刘琳,心中闪过一抹惊艳,眼中含着笑意,像是一个老父亲,对她说道。

“好的,我记住了,周伯,我走了啊。”

老周的关心,让初到南京的刘琳,感受到一种家的温暖,心中一阵暖流闪过,笑着回答老周,最后开心的走掉。

所幸老周的民宿,距离刘琳的这家公司并不算太远,坐公交车,也不过才五站地的距离。

乘上早班车,精心打扮的刘琳,一下子成了全车人的焦点。

开始还好,随着公交车不断开启,上车的人越来越多,车上各种味道混杂在一起,刺激着刘琳的鼻子,让她不禁皱着眉头。

公交车一个急转弯,刘琳明显感觉,自己背后的人,一双手恰好碰到自己翘起的臀部。

刚开始,刘琳只以为对方是不小心碰到的,可没想到公交车再次平稳的驶在直路上,这个人竟然还放在原位置,而且不停地用小动作刺激着刘琳。

夏天每个人的衣服都十分的精薄,那人掌心的温度,穿刺着衬衫,打在刘琳的身上,刘琳心中已经,脸上也不由得露出一抹娇红。

真该死,第一天就遇上色狼。

咸猪手事件对刘琳这种天生的大美女来说,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但这种厚颜无耻又大胆的,却还是第一次碰到,让人有些生气。

刘琳心中憋着火,看前面马上就要到站了,眼球一转,踮起自己的脚尖,深吸一口气,快,准狠猛的跺脚,只听自己的耳边传来哀嚎一声。

只可惜这声惨叫,和汽车的急刹车混为一体,除了刘琳,恐怕没有谁能听见。

刘琳心情愉悦,裹紧了自己的背包,开心的下了公交车,将那个人的骂娘声抛之脑后。

南京的公司比刘琳之前的公司,要高的多。

刘琳站在公司楼下,抬起头,看着那十几层楼的高度,只觉自己的脖子有些酸痛。

“小姐你好,请问你有什么需要的吗?”

一进公司,梳着高马尾,穿着得体正装的前台小姐,带着职业微笑,对着刘琳,说着自己最平常用语。

“我是今天刚调过来的员工,是来报到的。”

刘琳出示自己的证件,展示给前台小姐。

前台小姐大概浏览,拨打一通电话,半分钟后,电话挂断,前台小姐依旧微笑,对着刘琳讲道。

“刘小姐,我们张总已经在八楼等你,这是你的通行证。”

刘琳微笑着,结果直到转身离开半天,刘琳还能清楚的听见,自己的身后那个前台小姐感慨地说道。

“唉,长得还真是漂亮,我还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美的人呢。”

这种赞美的话,刘琳从小听到大,并没有放在心上,只是前台小姐最后的一句话,让刘琳有一些在意。

“还真是可惜了。”

这有什么好可惜的?

刘琳一边皱着眉,一边上了电梯,直至电梯停在八楼,刘琳也没有想清楚。

刘琳一撩头发,把刚才的疑惑全都抛之脑后,装作什么也没有听见,踩着自己的高跟鞋,轻轻地叩响了张总的办公室大门。

“进来吧。”门里面张总的声音显得有意义些沉闷。

刘琳闻声进入。

都说干销售这个行业,除了讲究技巧外,推销员的颜值也是必不可少的。

在以前的工作环境当中,刘琳看到的不是帅哥就是美女,这或许已经成了销售界不成文的规定。

包括刚才刘琳一路走来,看到的也全都是长相艳美,颇有气质的女人。

直到刘琳看见了面前这个大腹便便,甚至有些秃顶的中年男子,刘琳有一些不敢相信,试探性的问道。

“请问您就是张总?”

面前这个中年油腻大叔,刚才一看见刘琳进来,好像一阵光闯进了他的眼中,让他有半分钟心脏停止跳动。

她还是第一次见到像刘琳这样,长相貌美,又不娇柔造作的女子。

一下子这个张总对刘琳起了不好的想法,贪婪地舔了一下自己的下唇,带着一脸猥琐的笑,主动走到刘琳的面前,笑嘻嘻的握住了她一只光滑的小手,暗自揉捏。

“没有错,我就是这个公司的张总,你就是刚才他们说新来的那个员工吧,叫什么?刘琳是吧?很高兴你能加入到我们的公司来,以后我们就是同事了,还希望咱们要友好相处哦。”

两人靠得很近,刘琳清楚的闻见,张总的身上有一股臭味,熏得她眼前发昏,皱着眉头,强忍住肚子里的翻江倒海,将手从张总的手心当中抽出来,强硬的挤出一丝笑。

“张总你言重了,您可是我的上司,对您,我还要保持一定的尊重。”

“嗨,你这个小丫头,什么上司不上司的,你既然来了我们公司,那我们以后就是一家人了,我们公司最讲究就是员工之间的互相有爱,你放心,以后你就把我当成亲哥哥,有什么问题直接找我就行。”

张总似乎没看出刘琳对自己的厌烦,再一次强行握着她的手,厚重的掌心,按压刘琳骨节分明的手指头,弄得刘琳一颗心,痒痒的。

“你今天刚来我们公司还不了解吧?走,我带你四处转一转。”

张总倒是个自来熟,主动挽着刘琳,也不在乎两个人会不会引起他人的非议,带着她,一脸兴奋走出房间。

刘琳心中很是厌烦,可她毕竟是来到公司的第一天,张总还是自己的顶头上司,要是把他惹恼了,以后可有自己好果子吃,碍于面子,刘琳也只好按捺住心中的反感,强打着精神,和张总一起参观公司的各个部门。

路上不少同事,都会用一副“知道了解”的目光扫视刘琳,让刘琳心中很是不快。

逐渐她有些明白,之前那个女孩儿为什么会说“可惜了”,看来这个张总,没少辣手摧花,刘琳突然意识到,自己在南京的这几个月,生活一定好不到哪儿去。

“我听你的介绍人说,你之前在公司干的不错,已经连续三个月销售第一。”

中午张总强行和刘琳一起吃饭,期间故意找话题接近她。

“这也不是我一个人的功劳,主要还是公司培训的好。”刘琳用官话回击张总。

“你放心吧,在咱们公司好好地待着,不用有任何的心理压力,只要你乖乖听话,我一定会帮你的,奖金什么都不是问题。”

张总故意,挑着眉眼,对刘琳讲道,其间想要表达的含义已经不言而喻。

“多谢张总提拔,您放心,这点道理我还是懂的。”这种职场上的性骚扰也不是第一次了,刘琳心中已经想出一百种方法来回击张总。

“我就知道你是一个聪明人,好好干,以后,你的路长着呢。”张总一边笑着一边拍了拍刘琳的手背,眼中写着明显的欲望:“今天晚上下班后记得先不要走,我给你举办小型的欢迎会,请你好好的吃一顿。”

这只老狐狸,欲望还真是够强的。

刘琳在心中暗骂,却不得不陪着一张笑脸,点头附和着张总:“那就有劳张总您了。”

张总笑呵呵的答应着,看时间也差不多了,带着刘琳回到她的工作岗位。

正所谓千金买一笑,张总为了晚上和刘琳的约会,对刘琳异常的好,任何的重活儿都不肯让她干。

快到下班儿的时间,趁着没人,刘琳给老周打去电话。

老周本来想借着今天晚上,给刘琳接风,因此准备了不少好吃的,还花了大价钱。买了一瓶红酒,香薰,再配上几根儿蜡烛,想搞一次浪漫。

突然听见电话响起,一看是刘琳的,老周立马笑呵呵的接了起来:”琳怎么了?是不是快下班儿了?你放心东西我都已经准备好了,你早点儿回来就行。”

“周伯抱歉啊,我正想跟你说呢,今天公司有事,我不能回去那么早,恐怕不能和你一起吃晚饭了。”

刘琳压低着自己的音量,隔着电话对着老周讲到,语气写着深深的愧疚。

“是这样啊!”老周瞟了一眼,摆着精致餐布的桌面,眼中写着满满的失落,但既然刘琳都已经这么说了,他也不好强迫人家:“那你不用管我,好好玩早一点回来。”

“周伯,谢谢你!”刘琳松了一口气,远远瞧着,张总摇着他那大屁股朝着自己走过来,飞快的挂断电话。

“小琳,工作一天累了吧,走吧,我带你去吃点儿好的。”

张总笑嘻嘻的看着刘琳说道,不管刘琳同不同意,直接挽着她的手腕,强行带她走出公司。

路上,张总安排刘琳和自己一起坐在后座,借机吃了刘琳不少的豆腐。

挨着张总那油腻的身子,刘琳再次觉得,自己没有任何想要吃饭的欲望,可前面是司机,刘琳不好表现的特别明显,只能僵硬着身子,敷衍着张总。

“小琳啊,地方到了,咱们下来吧,这里可是整个南京最有名的五星级酒店,江景城。”

张总也不知道是不是为了故意炫耀,挺着自己的大肚子,和刘琳靠得十分的近。

“张总真是让您破费了,您说说本应该让我请你,现在倒是反过来了,这样吧,以后要是有时间,给我一个表现机会。”刘琳带着妩媚的笑,胸脯有意无意的摩擦着张总的手臂。

作为女人,她知道该怎么讨男人欢心。

果然张总笑的脸上,出现几层褶子,油厚重的都可以炒上一盘儿菜了。

“好好好,还是小琳最乖了。”张总误会了刘琳的意思,一双大手主动挽着刘琳柔软的腰肢,一路下滑,在她圆翘的屁股上狠狠地捏了一下。

刘琳吃痛的叫了一声,但在张总听来,这声音充满了诱惑。

两个人并肩走进江景城,刘琳扫了一眼门口的保安,觉得有几分眼熟,但没有细想,一身心扑在张总的身上。

等着两个人走没影儿了,门口站着的年轻保安,终于搀扶着自己的帽檐,有一些惊讶,看着刘琳的背影。

这里是周建南打工的地方,他刚才远远的便看见刘琳,认出她,毕竟她实在是太耀眼了。

还没等他来得及和刘琳打一声招呼,就看见油腻的张总,强行抱着刘琳,往这边走着。

为了不给自己找麻烦,周建能假装不认识刘琳,暗中寻找机会。

“队长,我尿急,去一趟厕所。”

“滚吧,懒驴上磨屎尿多,你什么时候才能改掉这一身的臭毛病?果然呢,这大学生就是不靠谱,一个个的独生子女,都是一群小少爷,吃不了苦,还想着赚钱,痴心妄想。”

这保安队长也不是什么好人,自打周健南一来,就看他百般不顺眼,左右鸡蛋里挑骨头,让他不好过。

这要放在以前周建南肯定不乐意,可现在,他还有其他的事情要忙,没心情搭理这个队长,谢过他,飞快地跑掉了。

看清楚张总和刘琳进的包间,周建南躲在一旁,拿出手机,给家中打电话。

“爸,我看见刘姐了。”

老周听见儿子说的话,心中暗惊,刘琳不是说公司有事儿吗?怎么会和周建南遇上?

“她现在在江景城,也是我打工的地方,她旁边还有一个油腻大叔,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

周建南愤愤的说着,像张总这种富商,来到这里就为了什么?说到底还不是一个情吗?

平日的打工积累的经验,让周建南最瞧不起的就是向张总这类人,刘琳跟他混在一起,多少让周建南心中有些不开心。

老周刚想问,刘琳不是去公司了吗?怎么去的起那种华丽的地方?

>>>> <<<<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sfmzjhfcvcd6#163.com(#换@)

点击进入: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