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后面按着她的腰进入/自己动动很舒服的/空姐的紧致让他闷哼出

田馨所做的这一切,我都看了个清清楚楚,可现在我还在假装瞎子。

一时间,我体内的火彻底爆发了。

弟妹竟然当着自己的面自慰,那她现在肯定是被我弄得特别舒服啊!

她应该特别想要了吧?

我真恨不得立马就办了她!

文学

此刻弟妹那么想要,那不如趁着这个机会把弟妹给拿下啊!

我顿时心跳加速,整个身子都滚烫了起来。

虽然梅姨就在外面等着,我不应该有这么个想法。

但现在我眼见着弟妹都这样了,哪里还受得了呀!

想了想,我决定要对着弟妹做更进一步的事。

于是,在吸了一会儿以后,我就停了下来。

我故作关心的问:“馨馨,你现在应该好多了吧?”

“大哥,好多了,但还是有那么一点点的不舒服……”田馨的脸上还带着一些痛楚之色。

可她手上的动作却压根没有停下来!

我看在眼里,痒在心里,暗暗咬了咬牙,下定决心。

我故作为难地蹙眉道:“理论上来说,经过刚才的按摩和吸吮应该都排出来的,现在很明显用嘴是排不干净了。”

“那该怎么办呀?”田馨焦急地问。

“办法倒是有,我猜测可能是因为身体某些穴位有湿气没通的原因,如果通了的话,那就应该都会排出来了!”我犹豫了一下,继续说,“之前我师傅在给一个女客人做按摩的时候,就做过类似的,效果很好。不过这个穴位……有点私密,你可能不太愿意。”

“啊?大哥,比吸出来,还要私密吗?那是哪里啊?”田馨瞪大了眼睛。

“确实要比吸还要私密,这个穴位叫玉泉穴,也叫子宫穴,因为这里乃身体湿气之根本,在这里按,绝对可以会很有功效的。”我装作一副很专业的样子,但脸上却已经滚烫滚烫的。

“子宫,不就是我那里么....”

田馨闻言,顿时就愣在了原地,满脸的震惊。

“馨馨,你实在接受不了也没事,反正这次咱们也算是排出来了一些了,等过段时间,就会好了,那……我就先走了!”

见弟妹这副样子,我心惊肉跳的,感觉自己的胆子是不是太大了?

这种要求弟妹怎么会同意?我确实有点过分了。

我懊恼地挠了挠头,便转身离开。

我故意摸索着慢慢挪,眼角余光看到田馨脸上露出的不舍,心里不由窃喜。

可是还不够,她现在还在纠结,我该怎么办呢?

眼见得我都快摸到门框了,她还是没开口,我顿时急了。

难道她就这么放弃了?刚才不是很享受吗?

“大哥!你……你先别走,帮我按吧!”

“馨馨……你说什么?”我顿时愣住了。

“帮我按下吧,我想好的快一点!”田馨脸颊红透了,乖巧地再次躺在了床上。

“那咱们就开始吧!”我看着躺在床上,楚楚动人的弟妹,好半晌都回不过神来。

到现在我都无法想象她是怎么答应的,刚才她都自个儿弄了,那我要是碰了她那里还得了?

但既然答应,我怎么可能放过这个机会,慢慢拄着拐杖来到了床前。

我舔了舔唇,迟疑道:“那……你先把裤子给脱了吧!”

田馨更羞涩了,俏脸红得像熟透的红苹果,越发可口。

更让我大受刺激的是,她竟然当着我的面脱得一丝不挂!

我顿时浑身一热,下面更胀痛得难受,像是要冲破禁制的囚龙,恨不得立刻扑到田馨那诱人的身子上,狠狠地汲取她的甘露。

“大哥,我好了!不过你要小心动静,不能让梅姨知道!”田馨娇羞地提醒,目光时不时往门的方向瞟。

“馨馨,你放心,你不让大哥说,大哥就不说,不过你也不要太担心,大哥这是在给你治疗呢!你把腿分开哈,不然大哥没有办法推到正确的穴位。”

我目睹这一切,看着夹紧腿的弟妹,只感觉体内的火再也无法掩盖住,想着说个屁啊,老子是瞎但不傻!

只要弟妹肯让我碰她那里,那今天就有可能办了她!

田馨羞红着脸慢慢地打开双腿,把那片地儿给露了出来。

她眼神迷离看着我,媚声道:“大哥,我分开了,你来吧!”

我看到这美妙的景色,全身的细胞都沸腾了一般。

弟妹的下面,哪里像是生过孩子的啊!那么紧致、粉嫩,根本就还是一个黄花大闺女!

“馨馨,大哥要开始了。”

我狠狠咽了口吐沫,伸出手指,向着田馨那片无尽的诱惑之地,按了过去……

随着我的手渐渐靠近,田馨紧张地揪住身下的床单,脸上带着兴奋和期待。

对于我来说,简直就是致命的吸引力!

虽说这对不自己的表弟,但没办法,谁让弟妹那么吸引人呢!

“壮子,馨馨的问题解决了吗?怎么到现在一点动静都没有呀?”

不过这时,外面竟然响起来梅姨的敲门声,没有一会儿,门就打开了。

我和田馨同时吓了一跳,田馨更是脸色惨白地赶紧把衣服给穿上了。

这时我们才想起来刚才竟然没有把门给锁上。

我反应极快,当田馨穿上衣服以后,我一本正经的问道:“馨馨,现在还疼吗?”

“不疼了……谢谢大哥。”田馨垂着头整理衣服,捏着衣角的双手微微颤抖。

我同样心惊胆战的点了点头,起身给梅姨说了一些情况后,就伸出手摸索着走了。

回到自己屋子里,我只感觉背后发凉,真被梅姨发现,可真完蛋了!

不过回想着往日里很矜持的弟妹,不仅当着我的面那个,还愿意让我碰,那岂不是以后真的有可能和弟妹那个啊!

如果真能和弟妹来一次,该有多好……

我重重地叹了一口气,心里别提有多羡慕二牛了,可以每天享受如此美妙滋味的老婆!

我为什么就不能呢!

其实,就算我和弟妹做了那种事情,也不算违背伦理!

因为我和二牛并没有任何的血缘关系,二牛是父亲在孤儿院收留的。

在几个月前,?二牛还找到了自己亲生的父母,户口早就迁过去了,说到底我们都不算是一家人了。

之所以还住在这个家里,全都是因为二牛孝顺!

毕竟是梅姨带大了我们。

所以,我和田馨就算是做了那种事,除了对不起二牛,并没有违背伦理!

况且现在,弟妹还主动想被自己按……

想着田馨刚才在她房间里的表现,我更是癫狂。

接下来的几天,我整个人都浑浑噩噩的,啥也不想干,就每天蹲点田馨洗澡。

看来我对弟妹的渴望是越来越重了!

只是上次为了让梅姨放心,我都跟她说已经给弟妹治好了,接下来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接近弟妹啊!

几天后的下午,一个绝妙的机会悄然降临。

我去厕所撒尿,刚掏出尺寸,就嘘嘘了起来。

可尿着尿着,我就觉得背后有些不对劲了。

转过身一看,我猛的一抖,差点撒自己身上。

因为我发现,弟妹居然在不远处盯着我那地方,看得都愣神了!

我顿时又是激动又是兴奋,田馨到底想要干啥呀!

紧接着,我发现田馨竟然悄悄地向着我走了过来,在离我不足两米远时,她才停了下来。

随后,我震惊的发现,她竟然满脸渴望的看向了我正嘘嘘的家伙!

原来,她是来偷看我撒尿啊!

因为激动,尿顿时就分成了两股,我的那个也胀大了几分。

看到我的尺寸远超常人,田馨一脸震惊和渴望。

我心脏狂跳,更让喷血的是,她看着看着,竟把葱白的手伸进了她那最私密的地方……

我无法淡定了!

田馨竟然以为我看不到,看着我撒尿就来了反应,自己弄了!

这不说明,田馨是对我有了那种想法吗?

要不然,她干嘛趁着我撒尿,主动跑来偷看我?而且还一边偷看,一边自我安慰?

既然弟妹都有这心思了,那我和她发生那种事情的几率,岂不是更大了?

我想,弟妹也想,两个人之间就像是隔了一层窗户纸,只要捅破不就完事了?

我越想越是激动,真恨不得现在就扑到弟妹身上去帮帮她,但是眼下青天白日的,不是捅破这层窗户纸的机会。

我装作一副不知道的模样,继续嘘嘘。

过了好一会儿,我才看见田馨身子一颤,然后把手抽回,慌张的走了。

吃过晚饭后,我就躺在床上胡思乱想起来。

现在我已经很确定,弟妹不仅想男人了,而且还是特别想和我那啥!

这让我又兴奋,迫切的想找个机会,捅破这层窗户纸!

那一夜,我怎么都睡不着,想了许久都没有想到,不过这事,还得感谢我妈,在我久久想不出来办法时,我忽然听到,我妈说,明天要去地里干活,并且安排田馨一个人,在家照顾女儿。

小侄女没有任何妨碍,到时候我有一天的时间能和田馨独处!

干柴烈火的孤男寡女共处一室,机会不就来了吗?

我激动了起来。

不过按照弟妹那害羞的样子,哪怕她想和自己那个,也绝对不会表面上表露出来,我想着,若想要让这件事水到渠成,那还是得我要主动强势一些。

第二天早上,梅姨出去之后,我就迫不及待的开始展开行动!

一到厅堂,我就看见田馨正在给小侄女喂奶。

看着那白花花的一片,我心中的渴望更加迫切了。

田馨见到我走来,也丝毫不避讳,继续给小侄女喂奶,因为她已经习以为常了。

我因为装瞎的缘故,也不敢直勾勾的盯着那里,只能偷偷的瞄两眼,暗自吞着口水,心中想着该怎么办呢?

就在这时,我看到了院落里,已经晒干的四角裤,我的心里就活跃了起来。

我弟妹,不是喜欢偷看我那里吗?

那我就主动给她看,让她心痒难耐。

一念至此,我就装着瞎子,摸摸索索的走到了庭院里,找了一个四角裤,接着走回房间里,然后假装看不见田馨的样子,开始拖裤子,换短裤了。

田馨见自家大哥旁若无人一般的拖裤子,她先是一惊,忍不住想提醒一句自己还在边上呢,可一想到昨晚偷看大哥那里的场景,她就春心荡漾,直勾勾的盯着大哥换裤子,也不吱声。

我计划得逞,忍不住心中偷笑,又故意把下面拖了个干净,露出来了下面。

田馨没有想到大哥竟然拖的那么干净,不过却死死的盯着,当她那么近距离看到大哥那里的时候,就彻底被迷住了,好雄伟啊!

昨晚自己看的时候,就觉得很大了,没想到近距离看,这玩意儿竟然放大了一倍。

田馨红着脸,情不自禁在想,这要是塞进去,该是什么感受啊?那不得舒服死了。

我也不急,故意慢吞吞的换裤子,感受到弟妹那痴迷的目光,我心中更是激动,换裤子的速度也慢了很多。

直到我把裤子穿好,这时候的田馨,早就火急火燎了。

田馨终于忍不住红着脸道:“大哥,我的胸口又开始涨了,这是怎么回事啊?”

我心中大喜,诱惑她果然有用,她显然已经忍不住了,现在说她那里开始涨,不就是主动想让自己摸她吗?

我暗自狠狠得咽了咽口水,不过该装还是得装。

我装着吓了一跳得样子说:“哎哟,弟妹,你原来在屋里啊,罪过罪过啊!”

说着,我就赶忙把自己得裤子穿了上去。

“大哥,我也是刚过来。”田馨故意说道。

“哦,你也是刚来啊!”我故意松了口气,随后我就眉头一皱,表面却故作疑惑:“怎么还会胀啊?上回不是解决问题了吗?”

“我也不知道,可能是又复发了,要不……大哥,你再帮我按摩一下吧?”说完这话,田馨的脸又红了。

听到这话,我心中狂喜。

新的机会又来了!

不过我表面却故作为难,犹豫了一会才说:“还要按啊?”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sfmzjhfcvcd6#163.com(#换@)

点击进入: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