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年性饥渴的女人是什么样/第章床耕耘萝莉身体/啊将军好涨鼓起来别顶了

杨蓉蓉这么一朵漂亮的鲜花,长期都得不到浇灌,迟早是会枯萎的。

既然你不行,那就让徐老师我来帮帮你吧!

老徐小腹处传来一阵火烧火燎的感觉,内心对杨蓉蓉的欲望更加强烈了。

下一刻,他突然转过头,又极具侵略性的火热眼光盯着杨蓉蓉。

刚才林栋说的那些话,本来就让杨蓉蓉觉得尴尬不已,她几次张嘴想要制止林栋继续说下去。

可一来,林栋喝醉了酒,根本就不听劝。

二来,她实在太害羞了,连开口说话的勇气都没有了。

刚才她听到林栋说自己不行的时候,内心一阵失落,甚至某些地方觉得空虚无比,有一种急切找东西来填满这种空虚的想法。

如今,被老徐这种赤果果的眼神盯着,杨蓉蓉心底突然如同小鹿乱撞一般“砰砰”直跳起来。

杨蓉蓉上次可是看见了老徐的那玩意,估计比她老公要粗一倍。

如果……如果让徐老师的那玩意插进来,一定会很舒服吧?

杨蓉蓉低着头,俏脸一阵潮红,忍不住胡思乱想起来。

不过,很快,她就回过神来,心底不由一阵暗暗自责。

徐老师可是自己老师啊!自己怎么能有这种想法呢?

更何况……更何况她还是个有夫之妇!

杨蓉蓉一直都在忍受着精神和肉体上的空虚,但她这种思想传统的女人,即便内心再怎么渴望,也绝不会允许自己做出出轨的事情来。

杨蓉蓉的表情变化都被老徐观察的一清二楚,他虽然早已有些迫不及待了,不过还是按捺着性子说道:“小林喝醉了,我们把他扶到床上去吧。”

文学

“嗯。”杨蓉蓉点了点头,用两只手扶起林栋的左边胳膊。

而老徐则一只手伸到林栋的腋下,架起他的一只胳膊,而另一只手,却搭到了林栋左边的肩膀上。

接着,他的手逐渐向上,突然在杨蓉蓉光滑的脸颊上抚摸了一下。

“徐老师……你……你干什么……”杨蓉蓉被老徐的大胆举动给吓了一跳,她陡然瞪大了眼睛,又惊又怒地盯着老徐,娇声质问道。

“小杨,不……不好意思,老师不是故意的。”老徐看向杨蓉蓉,讪笑着解释了一句,内心却爽翻了天。

杨蓉蓉的小脸十分光滑,摸起来手感细腻,别提有多舒服了。

杨蓉蓉虽然心里头生气,但更多的还是感到羞涩。

再加上老徐毕竟是她曾经的老师,即便心知肚明,有些话她也不好说出口。

杨蓉蓉再次扫了老徐一眼,然后低下头,默不作声。

接着,二人一边一个,馋着林栋的两条胳膊,往小两口的卧房走去。

林栋虽然看起来很瘦,但个子很高,实际上沉的很。

老徐年老体弱,而杨蓉蓉又是个女人,二人废了好大力气,才把林栋给弄上床。

床上,林栋两眼紧闭,嘴里喷着酒气,已经醉的不省人事了。

“徐老师,谢谢你了,没什么事的话你先回自己屋吧!”杨蓉蓉语气有些生硬,显然还为了刚才老徐摸她脸的事情耿耿于怀。

况且,这卧房本来就是夫妻隐私之地,老徐一个外人一直呆在这儿也说不出去。

听到这话,老徐脸上出现一丝尴尬地神情,心里也难掩失落。

自己等了这么久,好不容易等到这么一个好机会,难道就这样轻易放弃吗?

但是强上杨蓉蓉这种事情,老徐是万万干不出来的,必须要让杨蓉蓉心甘情愿才是。

想到林栋明天就要出差了,起码一个礼拜不能回来,自己也不急于这一时,后面孤男寡女共处一室,机会还多的是。

想到这儿,虽然心里十分不甘心,可老徐还是转身便准备离开。

“哇!”

就在这时,林栋突然大口吐了起来,弄的床上和身上都是呕吐物。

“林栋,你没事吧?”杨蓉蓉赶紧拍了拍林栋的胸口,关切地问道。

不过林栋喝醉了,根本没有任何回应,吐完了之后,头一歪又重新睡了过去。

杨蓉蓉回头看向站在门口的老徐,一脸犹豫地说道:“徐老师,能不能麻烦您帮我拿点热水过来,我帮他擦擦。”

“好嘞!”老徐十分高兴,满口答应着。

很快,他一溜烟就跑到客厅,拿了一个水瓶还有一个脸盆过来。

走到房门口的时候,老徐刚想进去,却突然瞪大了眼睛,忍不住停下了脚步。

原来杨蓉蓉正趴在床上换床单,她穿的是一件低胸T恤,由于趴在床上,t恤开了口子,可以将胸前春光一览无余。

老徐站在门口,都快看呆了,杨蓉蓉穿着黑色的蕾丝胸罩,由于不断动作,胸前一对饱满不断跳动,简直呼之欲出。

老徐情不自禁舔了舔嘴唇,小腹处更加火热了。

下一刻,只听“哐当”一声,他手中的脸盆没拿稳,直接掉在了地上。

直到这时,杨蓉蓉才发现老徐站在门口,她奇怪地看了老徐一眼,问道:“徐老师,你怎么了?”

“我……”老徐支支吾吾半天说不出话来,目光却一刻不移地停留在杨蓉蓉胸前。

感受到老徐异样和火热的目光,杨蓉蓉这才惊觉不对,她下意识地一低头,瞬间,一张俏脸就红的跟苹果一样。

换好床单之后,杨蓉蓉赶紧从床上下来,然后走到门口,从老徐手里接过水瓶和脸盆。

接着,她将脸盆放在床头柜上,将热水倒进脸盆之中。

然后,她拿了一条毛巾,弯下腰,十分仔细地为林栋擦起身子。

而老徐一直站在门口,一动不动地盯着杨蓉蓉。

由于是弯着腰,杨蓉蓉的翘臀显得越发挺翘,而且十分圆润,让人不禁想试试手感。

还有那双修长笔直的大白腿,不断地在老徐眼前晃着,老徐都快看花眼了。

盯了几分钟之后,老徐只感觉身体情不自禁起了反应,全身如过电般传来一阵暖流,心底那股邪恶的念头再也压不下去了。

下一刻,老徐蹑手蹑脚地向杨蓉蓉靠近。

杨蓉蓉对这一切还不知不觉,仍然专心致志地帮林栋擦着身子。

接下来,杨蓉蓉突感身体一紧,似乎有一双大手从身后死死抱住了她。

她被吓了一大跳,回头一看,老徐正从背后紧紧地抱着自己。

而此刻,老徐的一双魔爪正紧紧地按在她那对浑圆之上。

更让杨蓉蓉觉得难堪的是,她感觉两边臀瓣之间,似乎给一根玩意儿给顶住了……

“徐老师,你……你……”杨蓉蓉一脸的大惊失色,小脸羞得通红,眉宇之间隐隐还有一丝羞恼之意。

她奋力挣扎着,可老徐的双手就像有魔力一般,将她紧紧箍住,完全不能动弹。

杨蓉蓉急了,回过头来,怒瞪着老徐,刚想开口说话,可老徐却没有这个机会。

看到杨蓉蓉诱人的红唇,老徐心中欲火更盛,再也忍不住了。

下一刻,他两手放在了杨蓉蓉的两边脸颊上,大嘴对准杨蓉蓉的小嘴就吻了上去。

“唔唔!”杨蓉蓉嘴里发出含糊不清的声音,极力抗拒着,可老徐却紧紧地堵住了她的嘴。

老徐疯狂地亲吻着杨蓉蓉的红唇,一股香甜美味的气息传入他的味蕾之中。

此时此刻,老徐感到全身燥热无比,他不顾一切对杨蓉蓉发动了更加猛烈的攻势。

杨蓉蓉虽然十分抗拒,可老徐还是强硬地用舌头撬开了杨蓉蓉紧闭的牙关。

接着,他将舌头伸进杨蓉蓉嘴里,还是肆无忌惮地品尝起来。

杨蓉蓉脸上早已布满了绝望的泪水。

她一边流着眼泪,一边用祈求的目光看向老徐。

这可是自己最为尊敬的老师啊,怎么能对自己做出这种事情呢?

老徐此时早已是情难自禁,根本不顾杨蓉蓉的感受,他的舌头继续在杨蓉蓉口中不断探索着。

渐渐地,杨蓉蓉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一张小脸酡红一片。

老徐高超的技巧竟然让她有些动情了。

自从和林栋结婚以来,每次过夫妻生活从来没有做过前戏,而且林栋那方面不行,每次草草几分钟结束,然后就呼呼大睡。

杨蓉蓉从来没有体验过这种感觉,尤其是当老徐向她索吻的时候,她突然觉得身子变得轻飘飘的,有些意乱神迷起来。

不知不觉中,杨蓉蓉突然主动伸出舌头,笨拙地回应起来。

发现杨蓉蓉的变化之后,老徐心中大喜。

他感觉加快了进攻节奏,舌头不断和杨蓉蓉的舌头摩擦碰撞着。

很快,杨蓉蓉就气喘吁吁起来,脸红的都快要滴出水来了。

老徐知道,杨蓉蓉是真的动了情了,这种好机会,他绝对不会错过。

和杨蓉蓉分开之后,老徐开始迫不及待地拖掉了自己的衣服,只剩下一条平底内裤。

接着,他不由分说,开始脱起杨蓉蓉的衣服。

此时,杨蓉蓉完全是一脸懵的状态,任务老徐脱掉了自己的外衣和裙子。

很快,杨蓉蓉几乎就被老徐脱的一丝不挂了,身上只剩下胸罩和内裤。

老徐死死地盯着杨蓉蓉的曼妙身姿,口水都快流一地了。

见准备的差不多了之后,他再也按捺不住了,打横将杨蓉蓉给抱了起来,然后重重往床上一抛。

此时此刻,杨蓉蓉就像是一只无助的小羊羔一样,而老徐则化身大灰狼,要将她吃干抹净。

很快,老徐便朝杨蓉蓉扑了过去,将杨蓉蓉狠狠压在身下。

杨蓉蓉有些惊恐地盯着老徐,呼吸再次加重。

老徐贪婪地盯着杨蓉蓉,一双大手不断在她身上游走。

尤其是揉捏在那一对柔软上之时,手掌传来的细腻触感,更是让老徐兴奋地快要发疯。

没过多久,老徐就一把扯掉了杨蓉蓉的胸罩,当那一对大白兔暴露在空气中之时,老徐再也忍不住了,将嘴凑了上去。

“嗯……”杨蓉蓉虽然极力忍耐,但还是忍不住“闷哼”出声。

最最敏感的地方,被老徐肆无忌惮地品尝着,这让长期空虚寂寞的杨蓉蓉变得兴奋起来。

此时此刻,她紧闭着双眼,脸上呈现出如同杜鹃啼血一般的鲜艳。

胡乱啃了一阵之后,老徐心底的欲望已经达到了极点,尤其是马上就能上自己朝思暮想的杨蓉蓉,而且还是在她老公身边,老徐那里就支起了一顶小帐篷。

下一刻,老徐火急火燎地把自己身上最后一件遮挡物也给脱了下来,露出了威风凛凛的二弟。

就在这时,杨蓉蓉偷偷睁开了眼睛,当她看见老徐那里之后,更是浑身发热。

老徐那里比她老公粗了一倍,而且估计有十五公分,最关键的是,坚挺无比。

这么大?这么硬?进来不知道是什么感觉?

杨蓉蓉心底默默想着,突然变得有几分期待,身体也不由自主地扭动起来。

老徐将这一切看在眼底,脸上不禁露出得意之色,他对自己的本钱还是十分自信的。

下一刻,老徐突然问道:“蓉蓉,想不想要老师弄你?”

老徐问出这句话的时候,甚至带着一丝戏弄的神情。

你这个小s货不是一直躲着我吗?不是一直故作清高吗?

现在,当着你老公的面,还不是要成为我的胯下之臣?

老徐居高临下地盯着杨蓉蓉,心里得意无比,一想到马上就能玩弄自己一直朝思暮想的杨蓉蓉,他整个人激动地都快要颤抖起来。

如果杨蓉蓉再主动求自己上她,作为男人,那种满足感简直能让人兴奋到爆炸。

此时此刻,杨蓉蓉双眸似水,含情脉脉地看着老徐。

当看到老徐的大家伙之时,她心里就出现了一种强烈的渴望。

尤其是当老徐问出这句话,除了感到羞耻之外,她更多的还是感到兴奋。

意乱情迷之下,杨蓉蓉已经顾不得那么多矜持了,她刚想开口说“想”,可就在这时,一直朝里侧睡着的林栋突然翻了个身。

唰!

瞬间,老徐和杨蓉蓉都被吓的魂不附体,两个人如同被定了身一般,愣在那里一动不动。

足足过了两分钟,林栋没有发出任何动静,又继续打起了呼噜,二人才知道刚才都是虚惊一场。

此时,老徐已经等不及了,迫不及待就想要对杨蓉蓉发起进攻。

可杨蓉蓉经过刚才这么一打岔,已经清醒过来。

看到老徐已经准备提枪上马了,她被吓了一大跳,赶紧拿被子把自己盖起来。

“徐老师……不行……不行的……我们本能这样……我不能对不起我老公……”杨蓉蓉眼中泛泪,楚楚可怜地看着老徐,都快要哭出来了。

老徐原本兴致勃勃,可听了这话,顿时兴致全无,那儿也如同泄了气的皮球一般,又软了下去。

虽然心里对杨蓉蓉有着十分强烈的欲望,但既然对方不愿意,他自然也没有霸王硬上弓的道理。

虽然可以用手中的视频逼杨蓉蓉就范,不过老徐暂时并不打算这么做。

毕竟强扭的瓜不甜,就算杨蓉蓉被逼无奈,答应了自己,可是以后肯定也不会再让自己碰,甚至会离开这里。

为了长久打算,老徐没有逼杨蓉蓉的意思。

况且,刚才杨蓉蓉明显已经动情了,若非林栋突然翻了个身,恐怕事情就成了。

老徐感到一阵索然无味,拿起自己的衣服,悻悻地回到了自己房间。

回到房间之后,隐隐约约间,还能听到杨蓉蓉在隔壁微微抽泣。

听到杨蓉蓉的哭声,老徐更加感到心烦不已,尤其是那种强烈的生理渴望,让他觉得难受无比,需要好好的释放一下。

关紧房门之后,老徐重新打开手机,找出杨蓉蓉和林栋的那段视频,反反复复地看了起来。

后来,他实在忍不住了,用手解决了两次之后,这才觉得舒服多了,然后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第二天,一大清早,老徐起床之后,发现桌子上已经放好了早餐,不过却不见杨蓉蓉的人。

老徐洗漱完之后,吃过了早点,又捧着报纸,坐在沙发上津津有味地读了起来。

大概九点半左右,杨蓉蓉回来了,手里还提着大包小包的菜。

不过杨蓉蓉看到老徐之后,一句话都没说,反而神色十分慌乱,将菜放到厨房之后,慌慌张张地躲进了自己的房间。

林栋凌晨五点的时候就走了,只剩下杨蓉蓉一个人。

老徐本以为林栋出差,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可经历昨晚的事情之后,杨蓉蓉又跟之前一样,刻意躲着自己,这让老徐心底着实有些恼火。

他甚至想过直接拿视频来威胁杨蓉蓉,不过这个想法很快又被他压了出去。

如果杨蓉蓉真的服从也就算了,可如果她一怒之下选择抱景,那自己不仅竹篮打水一场空,反而可能会丢尽老脸。

老徐在客厅看了两个小时报纸,杨蓉蓉都没有踏入房门一步,这让他心底的失落感更加强烈了。

快到中午的时候,老徐突然接到了一个电话。

“喂,老徐啊,我昨天刚收了一副唐寅的真迹,你要不要来掌掌眼?”

电话是老徐的老同事老周打来的。

老徐和老周在任职的时候关系就不怎么样,因为二人都喜欢收藏古董字画,但彼此谁都不服谁,都认为自己的眼光比对方更胜一筹。

退休之后,双方谁得了什么好宝贝,都会请对方去欣赏一番,不过说是请对方鉴赏,其实是在互相炫耀较劲。

“哼!你这个老家伙,就你这种眼光,也能收到唐寅的真迹?我看你准是打眼,被人给骗了!”老徐“哼”了一声之后,便放下了电话,然后便出门准备去老周家。

主要是老徐也很喜欢唐伯虎的字画,如果真能见到唐伯虎的真迹,无论如何他也是要大饱眼福的。

另一方面,他心底瞧不起老周,觉得以他的眼光收来的肯定是赝品,所以更多的还是存了看笑话的心思。

老徐可不愿意在这位老冤家面前落了面子,不仅精心打扮了一番,临出门前,还带上了自己最为得意地一副徐渭的《松柏图》。

准备好一切之后,老徐便火烧火燎地出了门。

老周家离老徐家并不远,就住在对面小区,都是当初单位统一分配的房子。

走了大概五六分钟,老徐就站在老周家门口,“砰砰”地拍起了门。

“我说你这老小子,把我家大门拍坏了你给换新的吗?”

门打开,老周出现在眼前。

老周年龄跟老徐差不多大,不过却早已谢了顶,而且一副挺胸叠肚的架势,看起来比老徐要老不少。

老徐冷笑一声,瞥了老周一眼,开门见山道:“少说废话,画呢?等会要是收了一副赝品,看你这张老脸往哪搁!”

>>>> <<<<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sfmzjhfcvcd6#163.com(#换@)

点击进入:全文阅读